落在人間的天堂

這是一個「落在人間的天堂」,陳水扁在朱銘美術館兩週年的致詞上如此形容,「因為在這裡,充滿著永誌不渝的溫暖與歡樂……」

文/錢佳慧

從拉鏈開始,拖曳出新月弧形的荷花池子,盛夏時的荷花,是微微探身即可觸得的,新月弧形的末端指向拉鏈式帳篷,這些是朱銘的長子朱雋的創作─「拉鏈系列」雕塑。在這裡,物體都被賦予拉鏈的形象,或開或合,都讓觀者難掩欲一窺究竟的情緒。

當拉鏈與石頭組合之後,是否隱約覺得堅硬的石頭也變得柔軟些……又,為什麼擇拉鏈?讓拉鏈與石頭做結合,其本身性質亦會有所轉換,拉鏈原本予人可開可合以及保護等感覺,與不同的媒材結合後,隱約產生了「門」的意象……

在完全開放給大自然的館區中,隨處是讓觀者貼近,與其一起凝神呼吸的館藏藝術作品,這是一種與既定印象截然迥異的參觀經驗,在這空間裡,人文與自然相互激 盪;可以漫遊,可以坐定,可以閉上眼凝想,更可以不依順序觀覽。身處其間所嗅到的味、觀到的心、以及聽到的聲響,正是朱銘美術館道道地地、獨一無二的表 徵。「太極系列」是朱銘美術館顯著的標記,是朱銘壯年時期的創作作品,不論從什麼樣的角度、方向看太極,其所蘊含的氣勢及張力都是綿延不絕的。觀太極,可遠可近,可眼觀可不以眼觀,我們用心觀之,感受蘊含的浩蕩氣勢。

透 過沉穩的姿態蘊育不凡的磅礡氣魄,將時間定在即將向四面八方迸發的點上,「太極系列」的氣勢是蓄勢待發的;「人間系列」則似一體之兩面,收起繁複色調及喧 嘩嚷眾,歸於一種不與爭的氣息,將所有的聲息收歸,在屏息之後慢慢、緩緩地向前延伸,所有的百態到了這裡,都不再喧騰四起,「噓,別出聲。」我對自己說。

觀 看「人間系列」的許多時候,是說不出話來的。「人間系列」是朱銘從站立的人間,以雙手凝塑多面貌的系列人間。在這「 人間系列」面前,究竟是我們透過此看見了人間百態,還是被這百態的人間凝望了呢?有些時候,想依在這樣的人間身旁,再也不要被時間、被紛爭種種牽著走;然 而有時卻被聚集的百態人間,甚而是同一面貌卻密集相連的人間憾住,而搖擺在現實與理想之間,彷彿被人輕輕地問著:現在這樣好嗎?

朱銘的創 作由鄉土系列出發,壯年時期創作雄渾的「太極系列」,接著潛心於「人間系列」的刻劃,朱銘嘗試各種不同的雕刻,先是不斷地學習、吸收,之後為了能夠融入更 多的自己,學著如何「丟捨」、如何「淨空」。在館區中,依循朱銘各個時期創作風格的改變,將能瞭然其最終的創作精神。

如果說「太極系列」表現的是一種出世的修鍊姿勢,那麼「人間系列」或許就是由多面入世、回歸原點的表徵。朱銘美術館,是一個「落在人間的天堂」。

這是一座活的美術館,必須用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聲音去感受,去聆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