撈魚

我跟Lvy一起撈過一次魚
是在墾丁的夜市撈到的
牠是一條黑白斑紋的小魚…挺流行的
後來…我們就叫牠"墾丁"
Lvy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把他帶回台北
看得出來她很喜歡"墾丁"

“墾丁"不是我養過的第一條小魚
在大學的時候
因為素描課要畫小動物的鉛筆素描
去買了兩條鬥魚
一條是鮮艷的靛藍色
一條是紅橙色
後來紅色那條魚給了同學
靛藍色這條留著當我的活體樣本

牠叫做"阿勇"
因為當初在水族館看到牠時
就是一副勇猛無比的鬥魚樣
加上每次幫牠換水
牠都驚險地蹦出魚缸外而掙扎地跳著
所以"阿勇"…再適合牠不過

沒想到幾個月後
阿勇…還是從魚缸裡逃了出去
往水管裡游走了…
牠應該會通往大海吧
!?…(這樣想會讓我好過一點)

幾年後…我又買了一條鮮紅色的"奶茶"給Lvy
不過…牠的結果跟阿勇差不多
想想我還真是罪孽深重…

今天Lvy寄了封E-mail給我
是一段關於撈魚的文字
雖然我相當懷疑文字裡的撈魚老闆
是否真能說出那翻發人省思大道裡
不過…我還蠻喜歡販賣童年與夢想那一段

與你分享…

轉載自…不知名的網際網路:

有記得以前小時候,每有市集,就會拉著爸爸帶我去,幾次下來,雖然每次的情景都一樣,我甚至熟的都可以指出那幾個攤位所在位置, 雖然也不見得要買些什麼東西,但我就是喜歡晚上逛街的樂趣。隨意走走,聽著攤販的吆喝聲,彷彿回到了小時候那種單純的想法。我注意到眼前有一個撈魚的攤販,一個老人在看著,沒有任何客人,也許是天冷的因素,在加上人們漸漸聰明,懂得那撈魚的技倆,所以乏人問津。

我一時童心大發,蹲下去撈起魚來。連破了三隻網,一條小魚也沒撈到,老人瞇著眼看我的蠢樣,心中似乎暗自竊笑。我不耐 的說:「老闆,你這網子做的太薄,幾乎一碰到水就破了,那些魚又怎麼撈的起來?」他回答:「少年仔,看你也是念過書的人,怎麼也不懂呢?當你心生意念想撈起那條你認為最美的魚時,你有橫量過你手中所握的魚網是否真有那能耐嗎?追求不是件壞事,但要懂得了解自己呀!」我心中吃驚,又問道:「老闆,你賣的是什麼?以現在社會一直在進步,但你卻還停留在十幾年前的行業,你這樣 能維持生活嗎?」

「少年仔,我賣的是童年與夢想,也許你不知,有很多像你一樣的人,或是比你更年長的人來我這撈魚,你真認為他們只是為了這些不值錢的魚嗎?以你現在,你大可去水族館買你喜歡的魚,又何必來這撈這些小魚呢?他們也跟你一樣,都是來找尋自己的童年的,有些是上階層的人,有些是一般的勞祿百姓,但在為了求生存而日日心力交戰下,他們會來此找尋他們曾有的童 年。」

「那你又賣了夢想給誰?」「我賣夢想給那些應該有童年卻被繁複補習跟功課壓力的小朋友,也許社會一直在進步,但相對的也剝奪很多我們應該有的東西。在這裡,小朋友可以對著一群魚討論半天,你也可以見到他們撈起魚時興奮的大叫,那怕只是外面二十元一兩的飼料魚,但他們卻會心滿意足的回家,甚至睡覺也作著這樣的美夢,你不覺得很好嗎?」「可是我還是覺得你的網太薄,跟本撈不起魚。」「少年仔,你還不懂撈魚的哲學吧!這對眾人所追求的事業愛情、財運都是一樣的。當你沉迷於眼前每好目標之際,你有衡量過你自己的實力嗎?

為什麼總有人喜歡一昧的去追求遙不可及的夢想而不想想自己所擁有的價值?目標越大,得失心越大,挫折感也就越大,人生之苦不皆是如此嗎?也許你該放棄那些大而美麗的目標,選擇在你身旁 的目標吧!人應該要務實一點比較好。」

他手拿隻魚網,輕鬆的就將一隻黑姑娘撈上網。「你看,這不是容易多了嗎?」我無語,心中想著他所說的話。付了五拾元給他,說聲不用找了,算是聽他這一席話吧!他笑著將錢退給我,又將他剛撈到的魚包給我。我沒收魚,因為即使將魚帶回家,對於家中沒水族箱的我也養不活它。 如果好不容易追求到的目標,自己又沒那種能力去維持它,不也等於是一場夢幻?人,還是應該務實一點比較好。

臨走之際,彷彿聽到那老人對我說:「少年仔,別想著要爬太高, 屬於自己的東西一但失去了,要再跟別人 買回來那就不好了。」

廣告

領域-以色列當代設計



當代以色列設計,起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以色列建國之前,當地居民共享金錢、食物、內衣的「集體農場」生活。所謂集體農場,是二次大戰、以色列建國之前, 當地猶太人的生活方式,農場裡的居民必須共享金錢、食物,連手工藝操作都需即席合作、精確嚴謹。這種傳統設計的精神,體現在使用便宜的、當地隨處可得的材 料和製作設備。基於猶太宗教傳統設計的「精神抽象」和歐美現代設計的「現實造型」,融合二者並追求國際化,發展成為當代以色列設計的精神。這次北美館的當 代以色列設計展-「領域」反映了這個區域著名設計師的多樣風格,並介紹以色列設計的精選作品。
例如雅克.考夫曼(Yaacov Kaufman)的作品靈巧,營造出一種自然與人造物體之間的對話;沙南.德朗格(Chanan de Lange)這位處於設計、藝術與建築高峰的設計師,則對日常物體的傳統概念提出質疑;塔爾.古爾(Tal Gur)展出的獨特燈具,是利用旋轉模型的技術,以原創的鑄模做成,再加上手工附加物;阿米‧德拉赫(Ami Drach)與朵夫‧剛裘(Dov Ganchrow)設計團隊則是從未忘記把即興創作與幽默納入他們的設計作品中。龍.吉拉德(Ron Gilad)成功地將概念與極簡主義媒合,創造出精緻的作品;拉維夫‧利夫席茲(Raviv Lifshitz)將一件簡單的現成物件轉換成獨特的單品即興之作;哈佳伊‧哈杜夫(Hagai Harduff)重新安排家居物體的建造法則等等。以激情、痛苦、歡愉為展出內容特色的基礎結構,混融傳統與現代,利用多種媒才多元表現,強調精神純粹 性。主要為單件設計,即興創作、單元組合,所呈現家具與用器獨一無二、造型簡樸,在設計與藝術創作之間,取得理想的平衡。

其 中設計師Tal Gur 在過去二十年中,一直是奇布茲集體農場的成員,其背景使他成為極欲擺脫傳統包袱、走入國際舞台的當代以色列設計師當中,極少數作品中看得到本土意象的設計 師之一,他的作品大多是透過旋轉模型技術形塑聚乙稀,成為簡單清新、略帶幽默感的家具用品。這次,Tal Gur帶著作品《簡示系列--沙龍斯基氏》與策展人倪瑞斯‧尼爾森一起來到台灣,透過「領域--當代以色列設計展」,在遠東地區展現他的巧思與詼諧。

談到當代以色列設計風格,尼爾森指出,基於內需市場有限,設計師多追求國際化,但是,當代以色列設計背後還是可以看到三種動力,即熱情、愉悅與痛苦!熱情 所呈現的是以色列具溫度的色彩感;愉悅中包含幽默與諷刺;而痛苦也是一種苦中作樂的情緒轉化,如這次特展團隊中,設計師Ron Gilad的作品《從一截封管肇始》,簡潔俐落的金屬封管,中間開出一個如子彈劃過的口,就成了花器!

有人問尼爾森,這種「痛苦」的源起,是否與猶太人戰亂頻繁的歷史背景有關?尼爾森卻以輕鬆的語調帶過,她說,看看現代的以色列,「我們跟世界其他國家的民族沒有什麼不同!」雖不想把嚴肅的情感像藝術一樣直接表現在設計中,卻仍隱約出現在作品裡。
以色列人口只有六百萬,由來自摩洛哥、德國、葉門與美國等地各式各樣之族群所組成,要在設計上樹立獨特的國家風格,實為不易。同時,一九四八年建國以來, 人們戮力擺脫過去與猶太教歷史中大流離之聯繫,一切「重新」開始。如此特殊的背景,加以一般人認為優良的設計與工藝多來自進口,使得建立一種獨特的本地美 學益加困難。然而,以色列設計家卻在沒有傳統包袱的環境下,創造出耀眼的成就。他們的創造力、原創性以及從不尋常事物中尋找靈感的動力,在在都是從嚴謹形 式以及傳統期望中解放的實踐。一九八零年代起,以色列上下對於即興式的設計十分著迷,由設計師個別設計、僅生產一件的單品設計遂開始發展。近年,來自國內 以反國際的注目,以色列在此類設計上的成就更為顯著,在海外闖出名號的設計家如Ron Arad、大衛.帕特瑞爾、艾瑞克.李維等,以及其他著名的平面設計、時尚設計師等,均有亮眼的成績。


參考資料來源:
http://www.designboom.com
http://www.talgur.com
http://www.rongilad.com or http://www.designfenzider.com
http://www.tfam.gov.tw

中毒性休克併發症



我嘗試著在此表達一種關於正面感知的情緒
不過看來我還是習慣用負面的方式

Design Intoxication
還是在形容一種由設計所引發的症狀
中毒性的症狀
極度性奮狂喜的症狀
類似酒精中毒
但較為嚴重
因為無法了解他將造成多大的傷害

是一種設計噬菌體Ⅰ型金色葡萄球菌感染
依個人體質與精神狀況不同
而併發引起其他相關症狀
輕微者夜間行動能力提升
對事物敏感度異常
但一併影響心理狀態變化
造成自滿 封閉 憂心 咒怨 等等躁鬱症狀
嚴重者
頭痛 噁心 嗜睡
肺部感染 肝指數上下擺盪
行動能力降低
腦部運作頻率不定
精神狀況呈現極度封閉狀態
內心無法與外界溝通
而且…
完全無察覺自己已經遭受感染發病


中毒性休克多由國內外設計院校傳播感染
主要由病毒感染而引起
到目前為止該病毒雖以用藥治療
但因病毒會產生耐藥性以致成效不佳

目前初步研究證實
國軍部隊由於遠離感染危險區域
且規律性管理助於調整作息
並適當提升個人體質與抵抗能力
最重要是絕對有效降低人類平均智商數
能夠階段性避免感染

下一階段研究人員將深入部隊基地
實際進行人體實驗
以待更精確之研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