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婚姻



有一天。柏拉圖問他的老師,愛情是什麼?怎麼找得到?老師回答:「前面有一片很 大的麥田,你向前走,不能走回頭。你只能摘一棵,要是你找到最金黃的麥穗,你就會找到愛情了。」柏拉圖向前走。走了不久,折回頭來。兩手空空,什麼也摘不 到。老師問他:「你為什麼摘不到?」柏拉圖說:「因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折回頭。最金黃的麥穗倒是找到了,但是不知道前面有沒有更好的。所以沒摘。再往前 走,看到的那些麥穗都沒有上一棵那麼好。結果什麼都摘不到。」老師說:「這就是愛情了。」

又 有一天,柏拉圖問他的老師。婚姻是什麼?怎麼能找到?老師回答:「前面有一個很茂盛的森林,你向前走,不能走回頭。你只能砍一棵,如果你發現最高最大的 樹,你就知道什麼是婚姻了。」柏拉圖向前走。走了不久,就砍了一棵樹回來了。這棵樹並不茂盛,也不高大。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樹。「你怎麼只找到這樣一棵普普 通通的樹呢?」老師問他。柏拉圖回答:「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找走進森林時走到一半,還是兩手空空。這時,我看到了逼棵樹,覺得不是大差嘛。就把它砍了帶回 來,免得錯過。」老師回答:「這就是婚姻了。」

 

太過份了

本文摘錄自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商設組第四屆畢業專刊
孫春旺老師給同學們的一席話

「…這次的畢業設計很多同學選擇做動畫,從技術層面來看都相當不錯,但是共同的問題都出在劇情上面。細膩的動作、炫目的特效能夠讓一個好的劇本更出 色,但卻無法讓一個爛劇本起死回生。你們沒辦法想出好的故事,因為你們自己從來不讀書…,不會電腦,你就比別人少一隻手;不會英文,你就比別人少一隻 眼睛;不讀書,你就比別人少一個大腦…,少隻眼睛少隻手還能撐著活下去。少個大腦,你就準備當一輩子的美工吧。」經 過七樓的時候,他的心裡沒來由想起多年以前大學老師翻來覆去講到爛的這些話。「…能當一輩子美工還算好呢,憑你們現在的技術,畢業要找到好工作一點問 題也沒有。可是五年、十年之後呢?剛從大學畢業的人肯定會比那時的你們厲害,而且便宜又耐操,那麼老闆還要你們過氣的美工幹嘛?」

經過五樓的時候,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承認那個鐵齒的老師還真說對了。今天下午他剛被老闆炒了魷魚,房屋貸款、汽車貸款、小孩學費,如夢幻泡影,如露又如電,世界忽然變的如此虛幻而遙不可及。

離開老闆的辦公室,他神情恍惚,無意識的晃回當初畢業的學校。在八樓的屋頂上喝完了一整瓶的金門特級陳年高梁之後,縱身一躍而下,發現初夏夜晚的和風吹在身上還挺舒服的。

掉到三樓的時候,他好奇的向窗內張望一眼,發現那個毒舌的老師居然還在研究室裡發呆。老師看到他,打開窗戶,冷冷的向他說:「誰叫你不讀書?」
看著飛快接近的地面,他心想:「太過份了…」然後,「砰」,一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