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跡



為了在畫面上看見景深模糊的效果
我爬上梯子 找尋半年前剛搬回基隆家中
被我封閉在箱子裡的 FM2
那台迷姦牌機械式相機
想起曾經發了狂似的裝填底片
毫不猶豫地連按快門
在街道旁河岸邊等待時間在鏡頭裡留下的痕跡
在人群中不起眼的角落看見微世界
而一切結束在畫面出現後的期待
再也沒辦法滿足我對自己的平庸而感到不堪

當數位化所帶來的便利取代了費時的沖洗
他塵封了幾年
偶爾在緊急時刻解了危
曾經想過賣了他以換取更拜物先進的虛榮心
或許也讓真正需要的人擁有
卻還是捨不得 因為他太美了 就是捨不得
他習慣安靜地闔上眼 沒有多餘的慾望和企圖
只是為了固定模式的呈現
跟了我 註定是平凡了

LVY的畢業設計接近完成的階段
從日漸消瘦的面頰看來
這些日子必然是吃了不少苦
創作過程中經歷的起伏輾轉
在期間失去了預定的理想狀態而徬徨
而我卻一點也不驚訝這樣的挫折
因為正看著曾經經歷的一切重複發生
我並不是事先預知困難 只是希望避免覆策
卻無能為力…

她問我…我的作品在你的角度裡一點都不好對吧?
我誠實的回答…在我封閉又狹隘的角度裡
這一系列的袋包設計 沒有非常好 但也不是很差勁
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與內涵]對此給予我個人的評析
[形式]上…和諧簡單的型態加上造形比例的掌握都相當好
色彩的搭配符合當初定義設計規範的理想目標
加工細節看得出製作上的用心與反覆試驗
[內涵]的表達…
形態語言殘留著"袋狀"固有樣式的結構
從舊有或既定的印象中
萃取出可以加以強化運用的特徵圖像
是值得鼓勵與學習的
就一般設計作品而言已經足夠也相當不錯了
然而作品中所呈現予他人的意外或驚喜是唯一的遺憾

話說回來
這的確僅只限於我侷限角度裡的迴旋
設計並非之有單一種角度
但角度必須被清楚地紀錄下來
才能產生延續力
才能產生交流和砥礪
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也相信每一次的經歷
越是辛苦則越是容易留下難忘的回憶
每當我再次看見畢業時同學剪輯的段片
淚水在眼中打轉 心中激動不已

回憶可以很多次 但真正的經歷僅只一次

廣告

我很想你 在失去自我的這段時間


妳還記得這來自哪?…

你總是給自己很多理由而空不出時間來
最大的理由是你在當兵
你必須花很多時間珍惜休假
必須調整情緒在收放假之間
必須面對無法逃避的無自由意識
所以 你失去了時間 也賠上了知覺

好害怕浪費時間
總希望這段時間裡的每一件事都必須有些意義
填補空虛也好
增加情緒也是
能夠放鬆心情最好
能夠忘了部隊生活才行

但是他們總是交雜在一起
當我牽著你的手時 心中卻擔心起部隊裡未完成的事
而當我回到隊上坐在寢室外的椅子上 卻數著日子想著你

留守後的星期二總是令人格外想放假
而靈魂卻十分適應著規律的日子
忙碌將時間快轉
壓力承受著疲憊情緒
中壢火車站停留在心理制約中
讓人直覺似地想起封閉的生活
而令人快要窒息

究竟何時能夠習慣這種莫名的無奈…

我的師父退伍了
在他傳授了我八成的功力之後
有一成我得持續靠著自己的修行和時間的累積
而最後一成是不可預期的 也是潛藏內心的壓力

金剛說他只有在處理退伍事宜時能夠感覺到開心
因為感受到當事人的愉悅心情
我漸漸可以體會這點
沙丁魚公車也是 望著前方還未下車的人們
我知道要輪到自己 還需要等上一段時間
而那時的心情 回頭看著身後的羨慕眼光
暗暗在心中揣摩著 偷偷期許著

那一天和師父道別後 知道未來相遇的日子不多
也清楚彼此可能很少有交集
然而那場分離的空氣 我仍不願多吸
只期盼未來的數個月能夠平安順利的像這近幾個日子

 

 
又想起那天 我好心疼
望著你幾乎落淚的表情
我再一次地否定了你的用心
好心疼 腦海裡出現站在頂樓上黑暗背景裡的你
流著淚 拉著我說不要離開我
好心疼 我怎可以不斷傷害你
我讓你變的憔悴憂心 變得傷悲
你埋藏著激動 平靜的走著

而我卻只能說
我很想你 在失去自我的這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