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符號學(Semiotics 或 Semiology)廣義上是研究符號傳意的人文科學,當中含蓋所有涉文字元、訊號符、密碼、古文明記號、手語的科學。可是,由於含蓋的範圍過於廣濶,在西方世界的人文科學中並未得到重視,直至結構主義在二十世紀下半期興起,以《Tel Quel》雜誌為號召的哲學家,為了反對讓-保羅·薩特存在主義,則大量引用俄羅斯在共產革命前的一系列,有關符號在文化上的再現過程的研究,故此,正式出現當今所指的符號學,要算到一九六零年代。

現代符號學另一個強大的源頭是世紀初瑞士語言學泰斗索緒爾的教學講稿 ﹣﹣ 普通語言學教程,索緒爾將符號分成 能指 Signifier 和 所指 Signified 兩個互不從屬的部份之後,真正確立了符號學的基本理論,影響了後來李維斯托和巴特等法國結構主義的學者,被譽為現代符號學之父。

以文化為研究範圍的是現代符號學的特質,當中包括了

  • 民謠學 Folklore Analysis
  • 人類學 Anthropology
  • 敍事學 narratology
  • 言談分析 discourse analysis
  • 神話分析 Semiotics of Myth
  • 藝術符號學

另外,較為近代的應用有電影符號學 Semiotics of Cinema 、建築符號學Semiotics of Architecture ,符號學的研究應分為以下幾期:

主要學派:

俄國符號學(Pre 1917)

Vladimir Propp
M.M. Bakhtin
Roman Jacobson
N. S. Trubetzkoy
Russian Formalism

瑞士索緒爾符號學 (1906)

Ferdinand de Saussure

蘇聯符號學 (1960)

Yury Mikhailovich Lotman

法國結構主義符號學 (1960)

Claude Levi-Strauss
Roland Barthes
Gerard Genette
Tzvetan Todorov
Julia Kristeva

美國符號學

C. S. Peirce

義大利符號學

Umberto Eco


藝術上的應用

藝術作品研究的一門學科分支,包括研究符號的定義和該定義的成因源頭。很多時候符號學者會研究其他不同的生物作參考估計自然世界中的符號的形成。符號學學者相信以藝術作品中不起眼的個別符號作為參考對象,可以看出作者所希望傳遞的訊息。較常見的如電影符號學,探討導演透過諸如場景擺設和入場音樂所所反映的心態。在暢銷小說達文西密碼中,主角透過符號學分析達文西的畫作,揭露了耶穌擁有世俗血脈的議論性訊息。

廣告

愛情的鞋子


不要隨便穿上男人送妳的鞋子。每個人都需要一個符號,一個代表自己的符號,不管是用來自我介紹,或者是表彰志節心情。

這種符號,通常來自選擇,來自表態,來自烙印。

古代中國文人在自家姓名之外另取的字號,就是一種身份辨識。古人說:「陶潛字淵明,志乃潛于世,明于淵源也。」因為通達世情,所以才有「沈潛見淵明」的心情與見識。

至於余光中的詩作「民歌手」中的:「給我一張鏗鏗的吉他,一肩風裡飄飄的長髮…」則是歌手記號的選擇,一種瀟灑脫俗的符號約定。

當代人不流行替自己取別號了,MSN上的代號,BLOG上的別名,多數是當下的心情,可以千變萬化,可以多重趣味,而非一成不變的終身連結。大家比較在意的是愛情的符號。

愛情的符號有那些呢?安吉莉娜.裘莉選的是紋身。戀火正濃時,烙印紋身一點都不疼;等到愛情褪色後,再悄悄抹去,另起爐灶就是。

多數人選擇的是戒指,一環定終身,表白自己的志願,也成為昭告世人的印記。台灣新導演姚宏易的作品《愛麗絲的鏡子》中,原本是一對戀人的歐 陽靖和謝欣穎打了一對同款式的蛇戒,可以分別戴,也可以串結成交尾模樣,糾纏難分。直到有一天,謝欣穎出門忘了帶蛇戒,歐陽靖就明白戀情褪了顏色。

但是電影《無名指》中的愛情符號卻是一雙鞋子。

無名指受傷的女主角來到一家標本所工作,標本師愛上了她,於是送她一雙鞋面古樸,沒有花紋墜飾的厚重鞋子,要求她今後不論工作居家都要穿著 這雙鞋子,女孩很好奇為何鞋子的曲線與自己的腳型完全相合,好像是特別為她設打造的鞋子,標本師的回答是:「我是做標本的人,一看妳的腳,就知道尺寸大小 了。」

人有腳指甲,馬腳則有馬蹄,馬腳有蹄,就如人要穿鞋才好走路。馴馬師為了馴化馬匹,往往就會在馬腳上鑲上馬蹄鐵,一方面是用來保護馬兒,另一方面則是做為馬的身份鑑定,看到馬蹄,就知馬兒歸誰家了。

送鞋給女人,在電影《無名指》中就是一計愛情佔有的記號。

她們做愛時,標本師脫光了女主角的衣裳,唯獨鞋子不脫,澄褐的鞋面與白亮的肉身形成了很不協諧的場面,但是男女主角都不以為意,因為人與鞋早已相溶為一。

女孩的朋友勸她要少穿這雙鞋,因為那種鞋是戰場上失去雙腳的戰士裝上義肢後特別設計製作的鞋子,專供沒有腳的人穿戴行走,鞋會吃腳,也會吃 人,但是這雙鞋代表的卻是愛情的佔有與吞噬。穿上這雙鞋,須臾不能離,就是男人施加的愛情烙印,女主角每天起床,摸著自己精赤的雙腳時,似乎有些不捨,偏 偏一轉身,就又再度套上鞋子,享受著那種被征服的歸屬感。

電影《無名指》的開場是在汽水工廠上班的女孩被碎瓶子割裂了無名指,削去了一塊肉,血染紅了輸送帶。女孩無名指受了傷,卻沒有男友慰憐,此時,原本代表愛情姻緣的無名指就成了象徵,無名指見血,愛情也見血,無名指少了一塊肉,意味著她的愛情也必定有過無以名狀的創痛往事。

女孩接受了標本師的鞋子,最後又想把自己的無名指做成標本,因為只有如此,她才可能進入標本師最私密的工作場域─標本室。凡人的愛情,笨傻的愛情,不都是這樣玩弄著癡情男女的心嗎?
轉載自http://blog.infocom.yzu.edu.tw/twlai/

 

汽車和家電的"差別"與"相似性"(下)

20060617.jpg

Sketch by Ross McSherry
Personial WebSite: http://www.rossmcsherry.com/

本文轉載自技術在線網站
2006/01/25 藤堂安人

汽車和家電的"差別"與"相似性"(中)

日本製造業的失敗模式

日 本鐘錶廠商對關鍵元件石英機芯進行標準化,並決定對外銷售以後,外國鐘錶廠商只要採購日本生產的石英機芯,就能輕鬆生產出成品,致使競爭日趨激烈,價格急 劇走低。?原將鐘錶產業面臨的這種局面稱為“整合型企業成功的圈套”,認為它是日本優秀的“製造類”企業往往容易陷入的失敗模式。根據?原的觀點,可對這 種失敗模式做如下總結:

1、先在零部件、材料、生產設備等諸要素方面,以垂直方式培育技術實力,再靠它來自主開發核心技術和關鍵元件,而後再開發高附加值產品。

2、但在關鍵元件的開發上投資負擔很大,若要讓人投入這麼高的成本,市場規模恐難擴大。

3、因此,當務之急就是通過大批量生產來削減成本,由此就會推進關鍵元件的模組化和生產線的專業化與自動化。

4、由於對零部件生產設備的投資會不斷加大,因此如何收回投資的壓力就會隨之增大,由此就要擴大關鍵元件的量產規模,最終便開始實施外銷。

5、結果,關鍵元件就會流向競爭對手,致使產品價格不斷走低,而產品也會逐步大眾化。

  從鐘錶產業來說,最為糟糕的是看到石英鐘錶以上述方式演變成大眾化商品的瑞士廠商,卻成功地將機械鐘錶打造成了高級品牌。也就是說,機械式高級鐘錶的價格始終沒有降下來。由此竟形成了石英鐘錶為大眾化產品,機械鐘錶為脫大眾化產品這樣一種共識。

   日本廠商的機芯業務目前仍在贏利,仍在為企業業績做貢獻。這種做法本身似乎是一種正確的選擇,但問題是關鍵元件始終沒有與創造品牌價值聯繫起來。比如, 並未使採用高附加值的高級石英機芯的鐘錶品牌形象得到提升。看來其中的問題在於關鍵元件戰略與品牌戰略分開了。從這一點來看,汽車行業在推行模組化的過程 中慎重地推進品牌戰略的姿態,應當值得鐘錶行業借鑒。

開展零部件業務,還是開展成品業務?

  寫到這裡,筆者所考慮的是既要將所開發的核心技術應用於零部件業務,同時又要用它來提高最終產品的品牌價值,或者在二者之間巧妙地取得平衡到底有多難。

   在數字家電領域被稱為優勝組的廠商,對關鍵元件所採取的業務戰略非常巧妙。比如,南韓三星電子的液晶面板部門幾乎不與本公司的電視和電腦部門發生業務往 來,最優先考慮的是如何向全球成品廠商進行銷售。而夏普則將龜山工廠生產的液晶面板優先供應同一工廠的電視機部門,採取的是利用垂直整合方式提高品牌價值 的戰略。從這個意義來說,夏普採取的是頗似汽車行業的戰略。

  本文開頭所介紹的讀者意見中曾指出,“我認為長期定位於最終商品這種做法本身就不對”,但筆者認為,問題的關鍵可能在於沒有體系完善的最終商品和關鍵元件。從三星和夏普採取的液晶面板戰略來看,儘管做法不同,但二者的成功似乎在於在戰略上尺度把握得比較好。

日後繼續探討

   以上,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明白汽車和家電的差別與相似之處,不過,筆者不得不承認就連自身對此也尚未完全消化。自認為今後有必要繼續深入地討論。另 外,除本文介紹的讀者意見之外,還有很多讀者反饋的資訊值得參考,在此就不一一討論了。希望留待日後進行探討。(全文完。記者:藤堂 安人)

日文原文

新人週報


20060604.jpg

終於在5/3正式至造型組報到。

此時,組內的工作地點已經從原本的「神秘小房間」搬至B棟大樓一、二樓的新辦公室。想當然爾,新的辦公室充滿嶄新的寬闊氣氛,從外側的人造庭園木板地步入 大樓內之後,便見到簡潔優雅的室內裝潢設置富有設計感,工作空間寬敞明亮,且動線設計易於通往各樓層空間平台,交錯中略帶複雜神秘感。總之,是還不錯的工 作環境。

工作第二週的前兩天都和同事一起加班到10點左右才順利在星期三把負責的設計圖完成,覺得自己退伍後不認識電腦繪圖軟體,它也不認識我,科技進步真是飛速阿。看來非得到隔壁的家樂福買睡袋了。

5/12是造型設計中心的正式開幕典禮,造型組的全部同仁皆盛裝出席這重要的典禮,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我在這天親眼見到了嚴凱泰,高挑的身材果然渾身充滿領袖氣質,本人果然比電視還帥。

目前的工作對我來說,雖然經常因為工作未完成而繼續加班進行,不過自己似乎還蠻有衝勁和熱誠,並不會感到壓力與負擔,或許是先前當兵服役的日子對自己在專 業技能上交了一張白卷,空白的思緒特別容易吸收新的知識,這種感覺挺不錯,這時候想起兩年前大學同學在我入伍當兵前說了一些深刻的話,他說「那種鳥日子和 鳥事都過過了,現在只要自由自在,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就不覺得累了」(陳肥瓏元,2004)。或許在日後工作時間一久,精神與力氣都消耗磨損時,自己可以 「空白」一下,好面對下回再次出發。

這週三放了一天的端午節,對我來說是一個意外的假期,因為自己根本沒注意到這天放假,心理還在想著工作的進度有些落後。不過也剛好利用這天的空閒時間在家休息,順便想想如何將進度盡量趕上。

這週和設計師討論了一下設計構想的發展,似乎自己的表現不如預期,設計師雖是仍然鼓勵與讚許我的想法,但是我知道自己的結果並不讓人滿意。經過相互的討論 之後,我試著以輕鬆的態度改變對於此次進行的設計案,或許能有不一樣的創意發想,我需要調整一下緊繃的鑽牛角間,精神抽離後再次體會面對問題的角度。應該 會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