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符號學(Semiotics 或 Semiology)廣義上是研究符號傳意的人文科學,當中含蓋所有涉文字元、訊號符、密碼、古文明記號、手語的科學。可是,由於含蓋的範圍過於廣濶,在西方世界的人文科學中並未得到重視,直至結構主義在二十世紀下半期興起,以《Tel Quel》雜誌為號召的哲學家,為了反對讓-保羅·薩特存在主義,則大量引用俄羅斯在共產革命前的一系列,有關符號在文化上的再現過程的研究,故此,正式出現當今所指的符號學,要算到一九六零年代。

現代符號學另一個強大的源頭是世紀初瑞士語言學泰斗索緒爾的教學講稿 ﹣﹣ 普通語言學教程,索緒爾將符號分成 能指 Signifier 和 所指 Signified 兩個互不從屬的部份之後,真正確立了符號學的基本理論,影響了後來李維斯托和巴特等法國結構主義的學者,被譽為現代符號學之父。

以文化為研究範圍的是現代符號學的特質,當中包括了

  • 民謠學 Folklore Analysis
  • 人類學 Anthropology
  • 敍事學 narratology
  • 言談分析 discourse analysis
  • 神話分析 Semiotics of Myth
  • 藝術符號學

另外,較為近代的應用有電影符號學 Semiotics of Cinema 、建築符號學Semiotics of Architecture ,符號學的研究應分為以下幾期:

主要學派:

俄國符號學(Pre 1917)

Vladimir Propp
M.M. Bakhtin
Roman Jacobson
N. S. Trubetzkoy
Russian Formalism

瑞士索緒爾符號學 (1906)

Ferdinand de Saussure

蘇聯符號學 (1960)

Yury Mikhailovich Lotman

法國結構主義符號學 (1960)

Claude Levi-Strauss
Roland Barthes
Gerard Genette
Tzvetan Todorov
Julia Kristeva

美國符號學

C. S. Peirce

義大利符號學

Umberto Eco


藝術上的應用

藝術作品研究的一門學科分支,包括研究符號的定義和該定義的成因源頭。很多時候符號學者會研究其他不同的生物作參考估計自然世界中的符號的形成。符號學學者相信以藝術作品中不起眼的個別符號作為參考對象,可以看出作者所希望傳遞的訊息。較常見的如電影符號學,探討導演透過諸如場景擺設和入場音樂所所反映的心態。在暢銷小說達文西密碼中,主角透過符號學分析達文西的畫作,揭露了耶穌擁有世俗血脈的議論性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