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

20061126.jpg

留下一些東西,可以證明一種獨特!?
「之所以我們會在某個時刻留下某些文字、圖像、照片的原因是因為我們都是獨特的個體,那是這項事實的證據。」
在回家的途中…EC跟我這樣說這樣說…
已經好幾次了,
已經忘記是怎麼開始的話題,
但是我們強烈地討論著彼此的感受,關於任何事…
雖然隔著安全帽與穿梭的空氣粒子,還是讓我印象深刻!

可以說是自己已經開始認識這間公司了吧,
偶而因為某些片刻的談話,忽然想起先前在三義受訓的那個時期,
到公司報到才一天,隔天馬上被送到三義受訓實習,
對於公司的了解還必須透過其他似懂非懂的人來建構,
回想起來那些人還真是不了解,多半是揣摩,
揣摩也好,表示公司的神秘程度的確是高,相當符合傳言中的樣子。

可以說是自己已經開始認識這間公司了吧,
因為當初所建構的一些憧憬正在消逝,
這消逝來的是早了些,對於一個懷抱著希望的人來說。
消逝的原因其實很老套,不外乎是人類對於現狀不滿足的問題…
我的組長…
經歷了許多不公平的待遇,而公平地獲得現在的職位,卻持續不公平地被對待著。
同事形容他是一個悲壯的LEADER,
時常用悲壯的態度跟我們談話,並勸戒我們承受現在的不公平,並努力的配合,
總有一天會得到應有的回報。
他並非喜歡當主管,而是內心深知若要改變不滿的情事必須朝向較高的位階,
不過惡習行之有年,局勢也非輕起之舟,改變談何容易,
…「唉~實在很棘手,根本就無解!!!」(他的口頭禪)
他的話和他的人都是,總是前後不太一致,讓我心裡覺得相當矛盾,
但我沒種不敢跟他說…

我沒有待過太多的公司所以不是很了解,
但是就我目前所了解的幾間公司,包括”國軍”這間國營的大公司,
都存在著同樣的問題-人事角力。
對於一個希望握有實權的上位者來說,培養一群「人馬」是很重要的,
而居下位者也需要依靠某些具有份量的人物來提升自己的「價值」,
因此在這樣公司裡「做事」是其次,「做人」才是首要。
我認為這是普遍存在台灣社會(甚至華人社會)中一個最大的毛病。
但是我又能改變些什麼呢?

EC跟我說:身處與現在同時面對於歷史,我們應該勇敢地表達,特別是當你有所不滿時!
我十分認同這樣的態度,那是一種問心無愧的作為。偏偏我就是那些缺乏勇氣、苟且偷生的卒仔,面對於眼前無法改變的現況,甚至沒有想過或許還能做些什麼,說些什麼,即使是一點的推進也好。沒有。只有無奈與抱怨。

最近和同事聊起了他們在國外留學的經歷,談到了學費、生活費及一些瑣碎的趣事。心中又燃起了幾年前在學生時代那樣的衝動,嚮往國外的求學經驗,以及未來的理想生活。跟結婚一樣,年齡、距離和語言都不是問題,需要的是一筆足夠的存款和一股衝動。現在,只有衝動顯然是不夠的。
或許哪天,對於當下現況的不滿足,便是我再次思考未來的那一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