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女郎

如果你沒聽過黛安娜.蘿絲(Diana Ross)這位黑人天后的名字;如果你不知道至上樂團(Supremes)這個樂團;如果你完全沒聽過Berry Gordy Jr這位音樂製作人的名字以及「摩城之音(Motown Sound)」這家音樂廠牌,你去觀賞《夢幻女郎(Dreamgirls)》時雖然少了對號入座的歷史考証趣味,但是卻可以輕鬆愉悅地欣賞一齣兼具了美國 黑人音樂發展史及歌手製作人愛戀通俗劇的歌舞電影。


因為,由比爾.康頓(Bill Condon)改編自1980年代東尼獎名劇力作的《夢幻女郎》,主要論述的不是歷史重現,也不想探討歌手世界的愛情滄桑,而是要討論流行音樂的主流風潮。


奧斯卡影帝傑米.福克斯在《夢幻女郎》中扮演二手汽車經銷商,同時身兼黑人音樂樂迷及唱片經紀人寇特斯.泰勒,他的冷靜無情,風向觀測準確,有霸氣又敢投機 豪賭的性格,帶動了全片劇情。有他的積極主動,才能將「夢幻女孩(the Dreamettes)」從原本三重唱的伴唱組合,晉升為「夢幻女郎(the Dreams)」主唱團體,而且將歌喉一等一,但是身材肥胖的Effie (由珍妮佛.哈德森(Jennifer Hudson)扮演)拉下主唱位置,改由歌喉稍遜一籌,但是容貌姣好的Deena (由碧昂絲(Beyonce Knowles)扮演)取代,其中,Effie還是跟他有肌膚之親的女人,但是一句「Business is Business(私情歸私情,事業歸事業)」,卻証明了他確有過人的生意眼及判斷眼光,當然另外也見証了他翻臉無情的商人性格。


但是《夢幻女郎》最有趣的音樂世界卻是「什麼才會流行?」、「音樂是商品,能賣才是好貨」、「沒人理歌詞,只要能隨節奏跳舞就能大賣」的歌壇現象大剖析。


寇特斯.泰勒一開始主張艾迪.墨菲飾演的「霹靂(James ‘Thunder’ Early)」小子要演唱能夠讓大家邊開汽車邊跟著哼唱的歌曲,所以發展出以「凱迪拉克」作為副歌和音的「Cadillac Car」,果然大賣,但是隨後白人歌手卻將這首充滿黑人動感節奏的音樂改編成了吉他慢彈的情歌版本,而且還上了全美電視網演出。

《夢幻女 郎》的這場戲強調的是黑人歌手在1960年代極無尊嚴和地位,隨時都會被白人歌手掠奪剽竊的殘酷往事,但是你聽到兩種不同的樂風,同時也感受到在白人還是 消費主流的時代中,音樂本身的好壞不是唱片大賣與否的關鍵,找出消費群,投合消費群,才是音樂商品得能暢銷的關鍵所在,這是《夢幻女郎》帶給音樂工作者的 第一堂課。


同樣地,落單的Effie有意東山再起時,特別灌錄了一首「One Night Only」,那是深情款款,任何人聽了都會動容的情歌,然而,曾經遭遇過「Cadillac Car」剽竊事件的寇特斯.泰勒,形移勢改之後,卻也重演往事,將「One Night Only」改成了迪斯可版本,而且在他的強力行銷之下,迪斯可版的「One Night Only」壓倒了情歌版,《夢幻女郎》繼續告訴音樂工作者,把音樂當成商品,做好取悅大眾的熱鬧包裝,是行銷有成的第二堂課。


此外,做為歌舞片的新類型,《夢幻女郎》也呈現了多元的歌曲表現形式,諸如一開場的「I’m Lookin’ for Something」、「Move」、「One Night Only」和「Cadillac Car」都是早期歌舞片的音樂形式,電影中需要有歌,所以演員就一首接一首地唱,動聽及愉悅是這些歌曲的主要訴求,電影劇情也就踩著歌曲逐步衍生開來。一 直要到電影進行到四十五分鐘之後,歌曲才由插曲形式轉變成為劇情旁白的結構,Effie被Deena取代主唱地位的那首「Family」,有角色心情,有 情節逆轉,還有音樂節奏,忠實呈現了歌舞電影「以歌言志,以歌敘事」的基本性格。


當然,Effie在獲悉自己懷孕,又被「夢幻女郎」三重唱開除時所唱的那首「And I A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那種跡近絕望嘶吼,又充滿深情意志的歌聲,在珍妮佛.哈德森詮釋下,還真的是淒厲感人,她能獲得奧斯卡女配角獎,這場戲是關鍵之一,至於她 陷入情網時的一往情深,遭親友背叛時的悲憤,東山再起時的倉皇堅毅,都詮釋得入木三分,得獎是實至名歸的。


同樣地,被美國人評為唱起歌來比演戲自在多的碧昂絲,希望掙脫丈夫枷鎖,找回自己夢想時所灌錄的那首「Listen」更是精彩,歌詞中控訴男人的不願聆聽, 長期制約限制了女性的發展,因而她要唱出內心最深沈的呼喊,歌曲動聽,詞意也點出了劇情主題,更讓歌手演員都能情深意切表達內涵,可說是一箭雙鵰的精彩作 品。


做為一部歌舞電影,《夢幻女郎》實踐了場面華麗、歌曲動聽,主題明確的歌舞片傳統,然而,除了音樂表現形式的多元熱鬧之外,受限於娛樂世界的通俗劇主題,它 採用的技法與所探討的主題並沒有超越前輩歌舞片的格局,因此未能再上層樓,接續《芝加哥》的風潮,但是載歌載舞的《夢幻女郎》因為卡斯雲集,而且各有風 采,提供的是娛樂性極高的歌舞風情。

GOOD DESIGN?

你認為怎樣才是好的設計?
我似乎越來越害怕別人問我這一類的問題了。
當我還在念書的時候,
對於這樣的答案似乎肯定多了 ,
很容易脫口而出:我覺得%$#@…這樣才是好的設計。
現在卻不敢這樣輕易的說了…。
現在的我,很難明確地條列出具有某某某某些條件的作品,
便是一件好的設計。
但我清楚知道我心裡還存在著某種不夠具體的直覺,
對於一件優秀作品的直覺,
我認為自己對於好的設計的敏銳度停留在三年前的9/21號,
我入伍當兵的那一天。
我用當時的水平看待現在的作品。
沒有比此更讓人感到心虛的了。
我的技能升級了…,直覺卻沒有,感覺很空虛。

Mazda Hakaze Concept

“Hakaze"是MAZDA在2007 巴黎車展展出的概念車,我相當欣賞她的設計。
新穎的車型比例,大膽且富有變化的造型曲面,獨特的細節特徵,
同時充分地展現MAZDA新一代的造型語言與識別。
我認為MAZDA是在汽車造型表現上最優秀的日本車廠,
量產車型具有優美的比例姿態,內裝的質感設計優於同級車款許多,
概念車型則是前衛大膽創新,引領著未來的造型風潮。
我很欣賞他們最近在車身側的多折面造型,
這些折面不只是為了造型美感,的確是能夠增強外板件的強度。
然而不經意地與經理聊天談到這些大膽的造型特徵,
不過經理卻意外地認為MAZDA並不會將這些特徵設計在量產車款上。
不知為何?靜觀其變吧。

衝浪季節

《衝浪季節》是完全不一樣的企鵝電影。」關鍵在形式。

《衝浪季節》大膽採用了後設主義的結構和運動紀錄片的形式,讓《衝浪季節》扮演了一個類似動畫電影「新浪潮」的角色,才氣與勇氣兼具的Ash Brannon 和 Chris Buck這兩位導演,成功地世人宣示:動畫片也可以自由遊走在劇情片與紀錄片之間,玩出嬉笑怒罵的多重趣味。

內容平平的作品,硬要雕琢形式,註定要貽笑大方的;內容言之有物,形式又能創新,就必定會吸引更多人的注意。

《衝浪季節》的形式變化,說明了動畫片正在掙脫傳統枷鎖,《衝浪季節》的劇情趣味,說明了傳統故事經過巧手調製,也可以更上層樓,締造知性和感性交響的高潮。

BMW Formula 1 with M3


BMW- Sauber車手Nick Heidfeld,為BMW新一代的M3拍攝了一個宣傳廣告。畫面中Nick Heidfeld透過讓出自己的戰駒F1.07而換來了BMW M3的鑰匙,之後他駕駛M3在蜿蜒的林間小道上享受了這款極致性能房車帶來的駕駛樂趣,而那位不知名的M3車主則偷偷地駕駛F1.07殺進了義大利的 Monza賽道。當駕體驗結束後,Nick Heidfeld仍顯得意猶未盡不肯交出M3的鑰匙,正在此時,所有車隊人員都發現了這兩位仁兄私相收受的把戲。此廣告採用詼諧的表達模式,主要訴求是告訴消費者M3無與倫比的駕駛樂趣。而BMW最後蹦出了一句經典的廣告詞︰「讓Nick Heidfeld交出F1.07,除非M3。」

ShowCar!

“在某種層面,ShowCar的政治意味相當濃厚。"
新到任的副總在介紹他自己所參與過的ShowCar專案後這樣說著…
它是一家車廠也好,設計中心也好,為了要爭取更多的設計案所做的龐大花費。
這些花費必須有所成效,設計製造技術的肯定,前瞻願景的呈現,
最重要的,還是必須能為企業形象與市場行銷向前(錢)推進!

ShowCar對造型設計人員來說無非是令人興奮的專案,
可以將量產可行性拋在腦後,
可以盡情發揮設計構想,
可以將成果在短時間內展現,
當然…這些條件都必須能與公司的發展方向相符,
如果不是…一切都是空談。

在這些複雜的事情背後,
進行這一個複雜的專案時,心情怎麼也單純不起來,
再也無法像是學生時期那樣地輕鬆自在,
時間壓力,其他專案仍續並行,組織毫無經驗,人員默契不良,
只有一些自欺欺人的精神喊話,以及初生之犢的熱血憧憬,
我必須忽視這一切,專注自己的學習和發揮!!!

一開始,一切都較為單純,所有的設計師提案構想,
設計討論在這個階段最開心最有趣,因為不必為構想負責任。
我將時間和心力付諸在外觀造型的提案,
希望能在此專案中負責外觀的造型,
有別於目前正在進行的量產車型的內裝專案。

從一開始,我們的經理如往常與所有的設計師一起提案,
對於他這不尋常的作風我們早已經習以為常,
因為我們都知道他是位熱愛畫圖的設計師
不喜歡枯燥無味且沒有共識的冗長會議,
我們對他的設計經歷與知識崇拜不已,
他也從不保留地耐心給予意見與建議,
他不希望直接給我們問題的答案,
他希望我們能夠培養邏輯思考造型構成的能力,
能夠自己尋求符合自己期望的理想解答,
對於一個初級的設計師而言,
在無形之間形成了莫名的壓力,
時常必須與他來往繁複數次的檢討,
才能讓提案通過繼續進行。
即使如此,我仍希望盡力符合經理的期望,
因為這些檢討讓我感覺是一種尊重與溝通。

不過!!!
ShowCar外觀提案在兩天前變了樣,
某種程度影響了進行好一陣子的造型式樣。
因為一些可惡的工程條件,
以及一些不尊重他人的作為,
簡直是進入職場工作以來所有可惡事物的縮影,
發生在一件我挺在意的作品上。
這些事情甚至連經理都無法控制。
雖然結果並沒有那樣的糟糕,
但是那過程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再一次讓我對於這些舊體制所留下的惡劣文化感到恢心無力,
官大學問大,不尊重專業,只抱大腿不敢說真話。
這些事應該是發生在封閉的軍中不是嗎?
為何會是在一個充滿願景的新興企業裡?
我厭惡這些官場的權利與人事角力。
或許正因如此我不會有光明前途與功成名就。
我寧願放棄~

AD是一位優秀的模型師,
他沒有對於設計師的莫名歧視與鄙視,
雖然偶爾還是會調侃我亂畫圖,
在這短暫的合作期間我們輕鬆自在地聊天,
他十分願意教導我不了解的事物,
跟我分享他在對岸的生活與設計經驗,
不過最讓我佩服的是他的成熟高EQ,
他說任何事情都有不同的觀點,
我們不了解別人的觀點是因為他們與我們的眼界不同,
他說服我接受改變,
安慰我別太在意…。

我花了幾個晚上的時間平復,
外加這則抱怨文字,才能讓心裡好過點。

下個星期,原本是可以好好休息的一個小暑假,
現在泡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