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d Evos Concept

同志們,注意看它的front fender corner在前燈上方明顯,過了燈之後就幾乎是平的了,看來也不一定要有明顯的上下連續才叫 corner,因此它車頭的plane view區分成三段造型的效果非常明顯,我相信不只為了碰撞法規,造型意圖就是如此,更具有侵略性及方向性,也使得車子在後3/4看起來 front overhang 超短,stance 超好,此時誰管它的bumper beam在哪啊,仔細看,它是凹進去的呢,屌!


它算是我最近看到的概念車款,"比較"遵循傳統設計法則的一款,可能也是因此車身造型較為保守,不過我認為的確相對成熟協調,仍具動感。不知道秦杯杯怎麼看啊?



福特搶先一步把雲端用上了!看看他怎麼掰吧!

外裝是表現力,內裝是結構…

我認為設計汽車內裝的態度和設計外觀不同,汽車外觀一直在探求充滿動感流體形態上的創新,誠實地說,「形」通常優先於「機能」;某種程度內裝設計當然也在追求創新的造型,不過如果忽略了機能,那就成了捨本逐末而缺乏真實性了。外觀是表現力,是情感,像雕塑;內裝是結構,是聯結,是氛圍,是人性,像空間設計,像產品設計。這裡的「結構」指的不是骨架、力學的結構,而是人與物,物與物,物與空間,空間與空間,空間與人之間的鏈結「關係」,( 就好比結構主義從頭到尾都不是在講骨架或構造的主義,解構主義也不只是把物體構造拆解重組的主義,這是翻譯和有沒有念書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面對這兩種不同的議題,應採取不同的設計態度。

如果將外觀設計用產品設計的角度來發揮,有時候能夠一種產生一種很特別的效果,最好的例子就是 Mac Newson 在1999年為Ford設計的021C,有一種簡單純粹的設計感,還有出人意料的趣味性。不過不可否認,它沒辦法讓你血脈噴張,它或許聰明,但不夠性感,看起來恐怕跑不快,我沒辦法想像它加上前後大包的樣子。因此在很多汽車設計師的眼中,它不是車,是玩具。然而,如果將這樣的出發點用來設計內裝呢? 倒未必不行,甚至往往會有很突破的想法產生,看看這十二年前的造型至今仍充滿未來感,當然啦,他還是有點像玩具。

反之,當你在進行內裝設計的時候,或許不必一開始就往造型裡鑽,不是一昧追求創新的行主題,結果提案不是左右對稱設計就是駕駛導向,主題不是"包圍"就是"環繞",不是"漂浮"就是"流動",很容易冷飯熱炒,而且不切實際,只有概念車才做得出來,量產全都死光光。又得想辦法將必須將出風口、駕駛儀表、手套箱、排檔等等的機能元件兜進去,兜得好看不見得好用,兜不好就成了耗時費工的笨設計。我認為屬於結構的議題應把結構釐清,把設計的重點先放在空間的關係性,放在設計的基礎"功能"上多著墨,如何操作使用或材料特性和工法是創新和解決問題的。再來,更進一步則是想想希望呈現甚麼樣的駕駛感受,前座買家追求運動感強、座身深、空間包覆感重,操作安排以駕駛及安全為首要;後座買家車型不外乎講究配備貼心、精緻質感,造型簡單大器有格調有氣氛,色彩材質處理的重要性更勝於造型。家用型、功能型車款更需要用心規劃有限的車內空間,能夠有出乎意料的結構安排創造豐富的收納空間通常能獲得消費群的喜愛,造型嘛,簡單,不醜就好了。

雖然都是設計汽車,但是面對不同屬性的設計議題,並非都用一套不變的法則因應,靈活地調整自己的對應手法,先動腦再動手,才不會像我一樣宛如從事壁畫工匠,大量生產一大堆壁紙,人家用完拿來"插"屁股還嫌太粗。

不要灰心…

他媽的最近吃飽太閒文思泉湧,下面改編自一篇私人信件,無意間道盡短短幾年來工作上的縮影和體認,唯一的價值就是讓初入社會有為的青年以為借鏡,希望讓您仍保有對於初衷的熱情。

在大組織裡工作就是有些無奈,偏偏台灣的小設計公司有些也很機車,也沒好到哪去,到處都有本難念的經,想想軍旅生涯吧,就會覺得現在其實也還好,不會比當兵苦,是吧! (看!工作比當兵,實在是比爛的了!) 話雖如此,我也還是可以說說自己的經歷,希望能夠讓你對於進入這個環境多些踏實感。我認為有個練習專案是很好的暖身,就像新人訓課程是工作的蜜月期。也是一個讓你很快進入狀況的過程,學習效果佳。這個時候多少會看見真實運作的血腥與殘酷,心理狀態開始慢慢調整至備戰狀態,否則一下子打先鋒一定落花流水,馬上就會覺得有挫折感,很快也會感到工作恐慌而漸漸導致厭倦。但若主管因為兵源短缺而趕鴨上架,無形中是在加速摧毀一個新兵戰士的戰力,因為他不但在正式的專案上使不上力,之後的乏力更是團隊的負擔。

不管國內國外,新手設計師都得撐上好一段時間設計零件,這是必經之路,也是一個累積經驗最好的過程,想想當你哪天資深一點負責全車時候,較資淺的設計師請教你一些簡單製程,但你卻一問三不知,這不是挺尷尬的,想當個讓人信服的設計師,對於零件的經驗累積是騙不了人真功夫。當然,繁雜過程中可能了無樂趣而且挫折難免,往往不是造型美不美的問題,而是做不做得出來的問題。有時候繁複的提案過程也是讓人耗費心力。我認為提案不順時或是當自己感覺到表現不佳的時候,盡量別太在意結果,別滿腦子想為何沒挑到自己的設計,收拾一下競爭的情緒,喘口氣,倒是可以利用機會用心觀察,觀察你認為不錯的設計師是如何提案,觀察他的想法和提案方向為何會讓人感到興趣,也可以看看他的提案是畫到甚麼程度,才可以事半功倍,在短時間內大量產出。這也是個好機會了解每個不同主管對不同提案的喜好和個人邏輯,會有助於理解他人的觀感,才能讓自己的設計不過於主觀。如果遇到不理解的事,就發問,裝懂一點好處都沒有。不好意思在會議上問,就私下偷偷問,只要掌握了專案方向就大多能掌握提案的訣竅了。

話說到這裡心裡卻一陣心虛,設計提案有時候的確沒啥邏輯,每個主管在意的點也不同,常常兩相矛盾,但此時就得適時調整,不是要逢迎拍馬,而是靈活應變。主觀意識強的主管,喜歡抓著設計師的手做設計,只要他說一,你一定要做一,如果你要做二,請你先做完他說的一再做二,因為他通常心急如焚地想馬上看到一,而且二也不能不做,不然他會覺得你是個沒有自己想法的設計師成不了大器。最好還有三,因為通常一跟二都不是另一個邏輯性強的主管要的,他不要東拼西湊的設計,要的是脈絡性強又有設計感的三,而這個三,一不小心又被另一個主管給刷掉了,因為他認為這個三沒sense,但又說不出哪裡沒sense。更妙的是,不管到哪總會有一個總設計師,他偏偏都不喜歡一二三,他要四,理由很簡單,因為四是他想到的點子,他覺得棒極了,他認為我們應該像他一樣充滿創意,勇往直前,這時候不知道邏輯有何屁用。殊不知工程檢討會議之後,一二三四都做不出來,工程只能做五,五就是最醜最無聊的那個,通常就是已經有現成品的那個,不是因為工程師不求長進,而是因為工程師也有主管,工程師的主管一輩子戰戰兢兢,可是好不容易等到那些有衝勁的人被砍了或戰死沙場,才好不容易坐上今天的位子,加上一家老小靠他養,中年轉職大不易,你要他用他的烏紗帽賭上他沒把握的事簡直是要他的命,所以…哀,雖然中國人講情面,但是你不得不說若有這樣的資深前輩,實在是企業前進的絆腳石,實不該待在研發單位,去工廠或品保不是很好嗎? 他們不但缺乏接觸新興事物的好奇心,也沒有試圖思考探索問題的正面心態,以至於每次開完檢討會議就得在提六七八九十…..多項提案,然後循環,有時候運氣好,總設計師會看完第二十個之後回頭挑一個能接受的,有時候運氣不好,提到了一百零一個,他突然覺得之前的都不好了,全部重新來過,但是呢,時程不變,反正你們就是有辦法生出來,不是嗎?

這就是寶島台灣造型設計的宿命,想想跟台灣霹靂火一樣精彩,如果加上你就是專案負責人最佳男主角,肯定讓你變成肝鐵人。設計流程宛如一條長龍,越是越前端得越是得計畫端詳,主管的角色也不只是負責帶兵打游擊戰,看見黑影就開槍,而是應該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他得相信他底下的設計師們,給他們一定的空間發揮,執行設計師需要靈活點子大膽創新,要自許是整個專案中最大膽走得最前端的角色,提案不夠新就是你的問題。而帶領專案的主管的確是最吃重的角色,不僅要協助解決設計師遇到的問題,還得知道上頭的設計方向,同時控制設計品質(Design Quality),設計品質不是生產製造品質,也不是畫圖表現的品質,更不是自己跳下來做設計,而是必須善用寶貴經驗,將設計師們大膽創新的點子,第一步收斂趨向較為可行、更為成熟的點子,不是跟設計師say NO,而是要親自示範如何變成Yes,示範如何修正比例、協調造型,讓型態更趨近於美學上的和諧。再來就是在高一層主管的責任,他們位於相對高階,通常掌握多個專案同時進行,所以對全盤的產品計畫最為通曉,因此也必須控管每個專案在設計語言上的協調性、一致性、整體性或策略性。他們必須釐清或制定一個清楚的方向讓下面各個專案遵行,例如對於產品規劃一致的造型語言(design language),車業喜歡稱做DNA,其實就是產品的共同識別(product identity),可以是明顯的水箱罩造型或是其他的細節特徵,但我覺得比較高竿的是曲面所呈現的立體型態感受,硬一點、軟一點、利一點、鈍一點、幾何一點或是有機一點,就像成功掌握造型語言的品牌設計車款,光看一截車身斷面就可以判斷屬於哪個廠牌。這一階層的主管不僅要提出方向,更要用勇於決策,相信自己對於設計的多年經驗累積,然後將自己的決策賣給老闆。至於更高的總設計師,更要相信下面這些你找來的專業主管,生意是生意,讓專業回歸專業吧。

看我一說沒完沒了,說得好像很懂的樣子,哈哈! 因為說得簡單,執行起來困難,我相信企業裡還是有不少有肩膀有腦袋的主管,更多是充滿熱忱的年輕工程師和設計師,只是都比較短命是真的(跟軍中一樣),他們也一直在努力著,只是組織越是龐大,由下而上的推動尤如登天,加上若企業對於研發的體認沒有覺悟,還覺得高學歷的研發人員是一種高人事成本負擔的話,實在很難挽救了,等到車子出包,品牌再做垮一次,看有幾本裕火重生可以寫。在基層得我們靜下心想想,這些重蹈覆測的錯誤無法避免,那也無須過於在意,提案不好又如何,我認為比較務實比較重要的,反倒是應該要有計畫的"學習",給自己一個清楚踏實的目標,然後一步一步前進,過程中別忘了記錄下所有的工作履歷,例如我用ppt固定將每月的提案圖,檢討會議紀錄,或是信件往來整理歸檔,特別若有遇到執行問題更是要摘錄細節、對策及結果,以確保自己學習錯誤不會重蹈覆徹,也可以防止不必要的責任歸咎和爭吵,這些,都是最寶貴的經驗,是別人學不走的,也是無知企業留不下的。把每個零件、專案當做自己的作品來設計,就算沒選上,作品集也累積不少。對於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體會,也都有自己的生存方法,只要確保一件事,就是要摸著良心做事,相信你所堅信的公道,才不會一不小心被權利和利益吞食了初衷與良知。

有時候,因為工作太機車了,閒暇餘時才有話題能抱怨,這樣也增添不少生活樂趣,就像當兵一樣,稍息之後不敬禮解散! 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