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 of the Class

關於Brad Cohen:

妥瑞人,也是青年勵志領域的演說家、傑出老師和作家,曾獲選為喬治亞州年度最佳新進教師。他成立了妥瑞氏症兒童營隊,應邀上《Oprah》電視節目。他將自己的生平撰寫成書,出版後獲得2006年獨立出版家獎(Independent Publisher Book Awards)及最佳教育書類獎,並於2008改編成電影。網站:http://www.frontoftheclassbook.com

書籍作者序

妥瑞氏症是一種大腦神經方面的疾病,引起不可控制的聲音和肌肉痙孿。依我當時的壓力程度和一堆其他的環境條件,我會發出一連串大聲的「WAH, wah, wah」聲音,或是一分鐘幾次「woop」聲。我的臉很僵硬,我的身體會抽搐。因為我會抽搐,會發出狗吠(barks)的這種不可控制難聽的聲音,所以我從小到大被人嘲笑、捉弄、甚至攻擊;我也被老師趕出教室過。在一九八○年代,醫師還不太知道這個神經學上的疾病,更不要說社會大眾。我小的時候,甚至聽到大人公開說我是魔鬼附身。今天,人們在大賣場還是會瞪著我看,我根本不可能去看電影或聽音樂會,跟女孩子約會更是不用想了。美國每十萬人口中有一個妥瑞氏症患者,我就是其中一個。

假如你可以想像這樣的生活,那麼想像要找工作有多困難,再想像這個工作使你必須在很多人的面前說話,還得把這個工作做好。因為我在成長時並沒有得到同儕和老師的支持與諒解,你可以預期我一定會找一份可以自己一個人安安靜靜在家裡做的工作,以避免別人無禮的瞪視。然而,這種支持的缺乏,燃起了我要成為一個正向的、接納人的老師的想望。當然,世界常常讓我們無法圓夢─前二十四個面試我的校長都不願聘用一個有妥瑞氏症的老師。

但是,我發現有妥瑞氏症不一定是阻礙。這種病強迫我學習怎麼應付它,同時也給了我達成夢想的自信心,我要做一個有效率、有愛心的老師。因為我的妥瑞氏症,所以我的童年是孤立的、寂寞的,我認為參與孩子每一天的生活,是老師可以帶到教室給學生最好的禮物,它需要很高超的技巧。我告訴我的學生,妥瑞氏症是我永不離棄的朋友,沒有它,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它是一種掙扎嗎?當然。有很大的收穫嗎?絕對有。

我是這樣想的: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我們的生命之杯是半滿還是半空。年輕一點的時候,我選擇去看我的杯子是全滿。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些缺陷。有些是像我這種,外人一眼就看到,有的是外表看不到的,如懼高症、缺乏自信心,或閱讀困難,這些是人們不容易看到的。不管你是什麼情況,我希望我的故事對你是個激勵。我希望它使你了解,不管你有什麼樣的問題或缺陷,你還是可以使自己的夢想成真。

最後,我希望每個人跟我一樣,都希望能使這個世界變成一個比較好的地方,我們可以一步一步的做。教育是重要的,無知不是福賜。請幫助我把我的信息傳出去,你同時也就幫助了那些沒有聲音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