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意識

“我们此前有一期节目谈到了美国前总统里根,说里根是个好演员。他这一辈子的政治生涯,其实都在“演戏”,这不是贬低里根,这是另一个角度的赞扬。欲知详情,出门左转,收听我们那一期的节目【表演式政治】。今天我们顺着这个话题再往下谈。政治舞台上,真正演员出身的,其实并不多见,除了里根,比较有名的好像只有施瓦辛格了,当过美国加州的州长。

可是说到演技,职业政客其实也不输给职业演员。像去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几个主角,特朗普,希拉里,包括卸任总统奥巴马,哪个不是演技超群?竞选总统的时候,打得跟乌眼鸡似的。可是一旦翻篇,时过境迁,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比如,奥巴马和希拉里竞选时,他还说,希拉里这个人,见人说人话,见人说鬼话,毫无原则,这样的人怎么能当总统呢!可是到了奥巴马下台前,在给希拉里助选的时候,那话说的——希拉里是全美国最适合当总统的人,比希拉里的老公克林顿,以及他奥巴马本人,还要适合当总统。

特朗普其实也一样,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不断地攻击奥巴马,说他是美国有史以来最烂的总统。胜选之后,特朗普到白宫和奥巴马交接,随后说奥巴马是个很不错的人。

在一般人眼里,这么做就是典型的打脸,在道德上是有瑕疵的。可是为什么这些政客不仅公开这么做,而且好像一脸问心无愧的样子?

这是因为政客这一行就是道德堕落吗?那为什么美国公众对于政客贪污腐败、撒谎、作伪证,这些道德瑕疵一点都不能容忍,而对言行前后不一,自己打脸这种道德瑕疵就很有容忍度?甚至在媒体上几乎没有人讨论政客打脸该不该的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困惑。

去年,看到万维钢的一篇文章,算是把这个闷儿给我解了。

万维钢说,政客的道德品质,当然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如果你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种特性,和他们的个人道德挂钩起来,那就太浅了。

说白了,这些都和道德没有关系,这是他们的职业原则。

这套职业原则,和政治立场没有关系,而是一套规矩和玩法。简单说就是,在什么位置说什么样话。昨天我攻击你,不是针对你个人,而是我的职业要求我这么干。职业政客的工作,就是合纵联盟,不断结成利益联盟,再分化瓦解。无论攻击还是吹捧、表扬还是批评,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做什么都是在扮演特定的社会角色,是对事不对人的。

说到这里,你可能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那我再说一个词,你可能就能完全理解了——体育精神。

这就好比说,大家都是职业拳击手,台上打得鼻青脸肿,心里却明白:我们没有私人恩怨,私底下还可以是好朋友,这个叫“体育精神”,今天咱俩并肩作战,但是明天我转会到了另一个球队,赛场上再遇见,那也得尽全力赢你,这也叫“体育精神”。

像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就是NBA的球员,他们自己都知道,球员只不过是球队的商品,随时可以被摆上货架,也可以被卖出去。在NBA,这样的情景很常见:一个球员,上午还在训练,或者还在布置明天的战术,但中午接到一个电话,马上就要收拾行李,和队友们告别——因为他被卖到别的队去了。所有人都觉得很自然,没什么接受不了。

奥巴马和希拉里其实也一样。是对手的时候,就好好打;是同盟的时候,就好好合作,这就是政客的 “体育精神”。

能不能接受这种“体育精神”,其实也是一个人,一个社会现代化程度的标志。

你想,在传统社会,一个人的社会角色是基本固定的。他是某人的儿子,来自某个家族,和那些人是世交,和哪些人是同乡,基本都是固定的。

而现代社会,你至少有两个人格,就是生活人格和职业人格,它们经常是很不一致的。

比如你是一个空姐,你今天心情不好,但是你在上班的时候面对乘客,你就得微笑。这不算表里不一,不算道德上有瑕疵。

比如你是一个律师,你再厌恶你的当事人,但是只要你接了他的案子,成为他的辩护人,你就要为他说话。这不算为五斗米折腰,不算道德上有瑕疵。

再比如你是一个公司的中层,你再心慈手软,但是只要你觉得一个员工跟不上公司的发展,在这个岗位上没有前途,你就应该让他离开这家公司。这不算心狠手辣,不算道德上有瑕疵。

马云说过一句话,公司小的时候,重要的是怎么招人。公司大一点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怎么开人。他说自己成长的一个重要节点,就是公司在大年三十开除了一位高管。这一关过了,才算是一个成熟的管理者。马云甚至说,在阿里巴巴,一位管理者如果没有亲手开过人,他就没有资格去招人。

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他有一次要劝退一位同事,好为难,请对方吃了五顿饭,也没张开这个嘴。后来终于做到了,他说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一样,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终于完成了职业化。

对,什么是职业化?

不是在工作技能上有多高超,而是你学会把自己的生活人格和职业人格分开。在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时候,扮演合适的角色。

说两个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

有一次,我在某城市的候机室遇到航班晚点,大家都很焦躁。有一位乘客也是素质不高,冲候机室的服务员小姑娘发火,直到骂的那个小姑娘蹲在地上哭,才算罢休。

我实在看不过去,就走过去递了一张纸巾,跟她说,他骂的不是你,他骂的是航空公司。你什么时候能分清楚这个区别,你就职业化了,你也就不为这种事难过了。

还有一次,我去一家银行办事,因为业务比较复杂,那位银行柜台的经理大概为我办了个把小时。过程中他一丝不苟,非常耐心认真,一句多余的话没有。大概过了半个月,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和那位银行柜台经理在超市遇到了,这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们这个节目的听众,还说了很多对节目的感想。我就奇怪了,那天在银行你咋不说认识我呢?他说,那个时候,你是客户,我在工作,在那个场合,我不宜谈和业务无关的任何话。

你看,什么叫职业化?这就是职业化,我当时立即对他肃然起敬,高看一眼。

在现代社会,某种角度上说,人人都应该是“演员”。在合适的情境下,扮演得体的角色,这不是口是心非,这不是道德瑕疵,这就是角色意识,这就是体育精神。"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