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Nissan Lannia

先前DGW同學在Nissan Kicks 台灣上市這篇的留言提到,想知道我對Friend Me轉變成量產後的Lannia有什麼看法。也看到相關報導提到它似乎是一台流著台灣血液的車,當時我簡短的在回覆留言中精簡地回應了,我認為這車的原始血脈應該還是中國設計師張文宇(Wen)的,但的確是台灣設計師劉恩泓(Titus,現在是NDC設計總監)將他完美接生成熟落地的!兩人都是造型階段的關鍵人物。下面的敘述是算是加以解釋了我的觀點,也是我對這個項目的回憶和重溫吧…

大概回想了一下這個項目的時間背景。確切的項目開始時間我不清楚,不過當我在2012年初剛剛加入NDC時,概念車的提案競選正進行到小模型階段,目標正是隔年四月的上海車展發佈,順便為中國設計中心揭幕再一波造勢。

項目的初始目標正是鎖定在為中國新興的90後年輕消費族群設計一款年輕的三廂A級(Euro C-segment)轎車。當時在市場上的產品是已經上市五年的Sylphy 軒逸,正值大改款換代上市的時間點,不過日產相當清楚這車款的主要客群年紀偏高,是華南市場偏向經濟導向型的家庭用車。這款車造型平庸缺乏個性,幾乎提不起這樣超級年輕族群的興趣,而上一級車款太貴,下一級車款又太小,如果能針對這級距大小的車款推出更有個性、更時尚有范兒的車款,正好能夠符合市場,也能滿足產品線的空缺。唯一的風險就是如果產品與現款差異不夠大,會造成自家產品互打兩敗俱傷的窘境。現在回想當時日產決定這樣的延伸產品策略算是大膽的,換作是其他車廠恐怕會是選擇將下代車款改變年輕而不是再多做一台車。然而這樣思維在這個充滿各種新能的新興中國市場反而顯得保守了,因為很可能下款車若改得太年輕、太與眾不同,你會失去原有的基本消費群;但若改得只是稍微動感年輕一些些,事實證明幾年後車款推出很可能對這些90後更是提不起興趣。所以說,日產所採取的大膽策略是更好而且是必要的。

也是因為擁有這樣的市場預判和決心,當年這款內部代號稱做”New-C”的這部全新車款,一開始就勇往直前朝向年輕創新、時尚動感的願景前進。而這台作為首發亮相的概念車,提案階段的概念草圖更是大膽超前、詩意飄逸,那時候真是嚇死我這個剛從鄉下來沒見過世面的清純寶寶了。(當年文宇的屌圖我不敢放,怕跟Ghosn-san一樣被抓去關><,放些官方已經發布的吧,雖說這些已經收斂太多…)

我記得當年文宇的提案草圖是整個NDC Studio最受青睞的,他2010年才剛從北京清華畢業後直接加入NDC大約才一年半那時,已經有好幾次提案被總部挑選,這次的概念車項目也是,一路擊敗其他歐美和總部的studio,最後獲選成為概念車款和後面量產車款的外觀造型設計,實在是一個相當有天分也相當努力的年輕設計師。

或許你會質疑,一個剛剛從學校畢業,工作不過兩年的設計師,真的能夠一肩扛起一個概念車款的設計工作嗎? 當然不行,但沒有人說他是一個人扛的。在日產體系的設計中心是這樣的,年輕的設計師直接參與車款的前期概念提案,只要提案圖獲選,項目主設計師以他為主,設計師必須負責圖面繪製、零部件設計,他上面有個大約7~10年project leader輔助著他執行3D轉換到數位或油泥模型,所配合的數模師或油泥模型師通常也會是具有經驗的同事。這些成員組成一個項目專屬的小分隊,一起互相支持著項目的運作。難人可貴的是,日產的模型師相當理解年輕設計師較沒有經驗是必然,也是因為沒有經驗所以提案更是新穎大膽,而自己的本分工作正是協助設計師實現抽象的提案草圖,不僅要將圖面轉化成立體模型,更重要的留住草圖的造型”感覺”,模型師不介意設計師的圖面留有一定的模糊想像空間,因為那正是模型師的經驗能夠加以發揮的價值所在。

我印象很深刻,當時文宇獲選的提案草圖,車子有一種輕盈飄逸的動感,加上當時的日產的設計語言正想嘗試更為流暢恣意且富有張力的動感,正當老大對設計轉換到實體模型未能呈現這樣感受的時候。這個項目非常幸運,剛好遇到日本總部派來30多年經驗超級資深的模型大師,陣內-san 到北京交流並提升模型團隊。因此直接作為示範項目由大師操刀車身主體的油泥造型雕塑。我還記得當時第一次看到陣內-san 刮1/4小模型,他從包裡掏出一個小袋,裝著寥寥可數的幾片毫不起眼的橢圓鋼片,旁邊的模型師見狀問說需不需要借他更多工具,他微笑著搖搖頭說no need, no need! 之後單手拗著橢圓鋼片開始在初刻完成的模型上”遊走”,時不時停下來看看文與貼牆上的草圖,偶而低聲和文宇交流著圖上的造型。然後接著又繼續”遊走”。看著他做模型真有一種游刃有餘的自然愜意,放鬆卻投入,看似恣意揮灑但卻處處展現控制與雕琢。實在讓人目不轉睛忘卻時間。當下我突然真心地感受到,汽車造型完全不輸純藝術創作,但全看是甚麼樣的人用甚麼樣的心態在創作。真正的大師實在不需要一堆工具,慣用就手的就是那寥寥幾副。陣內-san 做小模型車身上的稜線幾乎不用上膠帶輔助,刮出來的曲線張持有力幾乎完美。這樣一個大師卻為人極其親切謙虛,絲毫沒有難以親近的高端架子,難怪據說以前Shiro-san在評審選案時,還時不時詢問陣內-san的意見作為參考,Infiniti的重要車型基本上非由他親自操刀不可。從他的修為、跟設計師的相處、交流、態度,再加上跟他實際合作項目,真的讓人一下就明白大師真就是大師。

FriendMe在13年的上海車展成功的為日產在北京的設計中心打響名號,在中國的設計圈內也開始注意到這個年輕卻一鳴驚人的團隊。然而在北京的Studio裡我們正一方面為越來越多的項目加班加點,同時也正在為擴大團隊要搬到更大的工作室翻天覆地準備著。這個New-C項目其實早在FriendMe 車展發表前就啟動了量產版本的造型轉化,要考慮併套用更加現實的工程製造條件和法規,得再製作出一台Teaser show car展車作為量產車款的預覽。目標依然是隔一年的車展,而這次車展就在北京。這車款便是2014年的Lannia Concept。

回想那個時候,我正在做Kicks的全比模型競選,當時項目名稱還叫做New-X。文宇則是繼續在這個New-C項目的量產化版本展車改修,同時另一位主要負責Infiniti的leader,Sam正在進行一款Infiniti旗艦車款的全比例模型競選,以及一款全新平台車款的提案。而日產品牌這邊還有內飾設計的提案,還有現有量產車的改款提案。對於一個設計師就大概十個人、模型數模師就7、8人的小團隊來說,平台上有三個大案子三個小案子同時正在跑,實在是相當不容易,不過團隊默契和向心力也是這樣一點一滴慢慢累積起來的。大家相互支援補足缺失,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關鍵是沒有冗員。這時候像Titus和Sam這樣作為project leader的角色就特別不容易,他們不僅得掌握項目進度,輔助設計師執行設計,同時還得看著其他的項目正常運行。設計師只要專注自己的項目,但leader得協助管理、溝通、協調項目的執行,其實一點都不輕鬆。

如果時間點記得沒錯的話,Titus差不多在FriendMe概念車做完的時候,決定到日本總部交換兩年,除了做為將來管理職位的養成之外,剛好也在總部接手繼續負責Lannia量產版本的後續設計工作。而文宇在Titus去日本後,其實也已經能夠獨攬這個項目的設計執行,幾乎在沒有leader直接幫助的情況下完成了Lannia concept概念版的模型,同時還能參與其他項目的提案,實在是能力和效率都極高的優秀設計師。

快速回顧了一下這個NDC成立至今最成功的項目和三款車,剛好初版概念到預覽展車,再到量產實車的設計變化。其實項目的過程和設計師本身的專業負責就很值得學習,這樣的設計師,到哪都是優秀的明星型選手。很可惜當時我也正為自己的項目忙得天昏地暗,即使就在身旁卻也沒能好好探究其中的眉角,深入地看到內核。現在我也只能自己加以揣測、事後諸葛一下其中的從概念到量產的過程中以及設計思路的轉換應變。動機是想認真比較一下概念和量產,同時也仔細探究一下受到較多批評的車尾設計,究竟為什麼沒能像概念車那樣獨特好看,變得有點”冏”了? 下面內容都是我自己瞎掰的,只能說是一個同行外人的解讀,不代表主擔設計團隊的立場。

首先依然是從三台車款的比例開始,乍看大致上是差不多的,都是經濟型前驅三廂轎車車型的比例,但也不難感受到這三款車又稍微與標準的三廂型車款有些不同。主要原因還是由於塗黑的A、C柱所呈現的飄浮車頂效果,車身色的部分讓車子的很明顯的將cabin與車身分離獨立了。用意是想呈現減低車高、視覺輕量化,更加輕盈動感、運動化的設計手法。

如果仔細比較三款車,在比例上還是有些許的不同的。首先是車高,可以從明顯高度不同的Cabin看出來,從FriendMe到Linnia概念到Linnia量產版,Cabin勢必是因為實際package的空間要求而增高了(標示1),而Cabin的長度因卻因為滿足後備廂開口要求(標示2)而縮短了。然而,又想保持原本概念車所呈現的短尾巴(short deck)運動感設計,不得不把車尾上緣一起向前移動(下圖標示3),上面的小壓尾沒意外肯定是為了滿足空氣力學加高增加的。不過,最下方的後保位置卻因為車長和保險桿無法縮小向前,導致越往量產版本,後保造型視覺上越突出,其實不是真的凸出來,而是量產本軸距回到現實平台長度縮短了,因此後懸變長了,加上凸出的後保從側視看來自然感覺屁股就變得重了許多。從車尾Y0斷面也能看出,造型很明顯的失去了豐富的凹凸立體效果,變得上部平坦而下部突出了。這便是種下了車尾造型不像概念車款來的好看的根本原因。

三款車的前臉造型算是設計保持的延續性較高的。明顯的品牌識別Vmotion和迴旋鏢前燈皆是設計的主要視覺重點。不過前格柵的大小在Lannia概念版的時候就調整的更寬大些,多少還是因為市場喜好較為大器舒展的造型勝過於向內集中的設計。變寬的黑色區域也更容易滿足引擎室散熱實際的進氣需求,是朝向著造型與功能上都更加分的方向上調整。然而重要的V型鍍鉻水箱罩造型則是考量不同國家牌照尺寸大小均要滿足的的條件,從原本比較顯眼的垂直造型,調整得較為扁平的橫向走勢,這也是為了避免牌照遮蔽重要識別設計元素所做出的妥協。

前45度角觀察車尾部的輪廓線,FriendMe概念車顯然後輪相當凸出,Fender又大又飽滿,但配上車身卻有一種過於肥大沉重的美中不足。反而改成Lannia概念版之後變得瘦了許多好了許多。從車前看過去,我倒是認為量產版有點方方的車尾比較符合一般人對於三廂車的期待,當然啦,也就是輪廓線沒那麼特別了。

車頭部位還有個值得一提的一個細節是在前保轉角區域,原本FriendMe的設計是圓潤的曲面沒有稜線,而在Lannia概念版之後增加了垂直稜線,雖然是讓前臉設計稍微多了一些線條,但這個特徵線確有效的從側面明確了短前懸的視覺效果,也讓車子在前視圖多了寬度延伸,不會專注在中間的嘴巴而讓視覺感受變得更寬。同時我認為也適當的弱化FriendMe整體都過於圓潤豐腴的曲面語言,讓車頭顯得多些硬朗個性。

關於車頭我個人認為最棒的調整是前保骨幹(bone line) 的調整 (標示4) ,從原本比較水平的光影特徵,調整為稍微傾斜對上側身body-wide的光影位置。不僅讓身體到車頭的延續性更好之外,從車頭正視圖來看也有很好的放射狀關係。我認為這看似非常細微的調整,或許有些設計師並不在意,但杜我來說這便是設計成熟度、設計品質(Design Quality)的展現。
這個改動不僅讓前45度角看到身體與車頭的延續性,在下圖正視圖也更加成熟地布局從車燈到前保下緣的圖案放射狀方向性,讓前臉更顯得動感、集中並且平衡有邏輯。

提到前臉的圖案設計,還得再提一個關於車燈與翼子鈑件製造成型限制所做出的設計改變。下圖中概念版本的前車燈尾部是比較狹長尖銳的造型,加上引擎分縫線設計切割,因此黃色區域所呈現的翼子鈑形狀自然出現一個角度及小的凸出銳角和一個深陷內部的缺口造型(虛線圓圈處)。這樣的形狀在一般的鈑件衝壓機床條件下是無法製造成型的,缺口處也會造成鈑件衝壓時破損形狀無法控制。因此可以看見在下面的量產版本分縫線設計在考量翼子鈑形狀時就成熟許多,盡可能讓形狀減少銳角多是鈍角和圓角,對於事後生產製造時的良品率增加許多、不同步件組合裝配的間隙面差都易於控制和保持,自然就有比較好的“生產製造品質” (Production Quality) 和”感性品質” (Perception Quality,PQ)

上述剛好一前提到光影曲面品質的控制,一後解釋部件分縫線的設計,分別呈現並區分這個讓專業設計師都區分不清楚的兩種質量把控 : “Design Quality"說的比較是隱性的不容易被看見的設計邏輯性和協調性。而那些關於間隙面差組裝製造生產加工所要求的,比較顯性的裝配性議題則是"Production Quality",或是更加以擴散到關於使用者使用感受的Perception Quality。

很多設計師誤把Production Quality當作Design Quality,認為所謂有經驗或成熟度就是了解熟悉各種量產經驗上的間隙面差控制,所以當他想要展現自我經驗價值時便會脫口而出 “哎呀!你這做不出來!你這怎麼可能長這樣,概念車就是天馬行空。”諸如此類有意dis年輕沒有經驗設計師的話語。不只設計師,只要資深的前輩都愛這樣數落人,其實他們就是不懂何謂設計品質,他們看不見Design Quality,因此他只能跟你抬槓Production Quality,挑剔你的遠燈高度沒有大於90mm是滿足不了法規照度的,或是就愛在各種製造加工的技術名詞上打轉,就為了說年輕人不懂技術沒經驗亂畫圖。孰不知技術是不斷進步的,年輕人就是因為沒經驗所以擁有趕於犯錯試錯勇往直前的膽識和價值,創新是這樣產生的。不肯進步的其實是緊抓有限知識的自己,不是嗎?

到了深入討論車尾造型的時候了。雖然只能用有限的網路圖片來比較三款車車的後視圖,但多少能感覺到之前在比較側視圖時提到,量產車的Cabin長度縮小的現象,對車前視圖的影響不大,但沒想到對車後視圖的觀感引響這麼顯著。若將圖中三款車的cabin用紅色區塊強調出來,就能發現它前移縮小的現象更加明顯。我認為這也是造成車後視讓人看起來不知為何就有點怪怪的原因,你說不出來但就覺得怪怪的,這種比較抽象的感覺,通常來自於”比例”與習慣性的預期不同所導致。

我嘗試著視覺化心裡的感覺和想法,這三台車從後視圖的觀感變化在我心中就像下圖所呈現的那樣產生了微妙的差異。(不是說這三台車真的變成這樣,只是下圖為了容易理解,稍微強化誇張了視覺感受)。FriendMe 的比例最符合ㄧ般人對好看汽車的預期,Linnia Concept的Cabin已經變得過於置中,從後視圖看不到車頭輪廓,感覺車頭好小,車子開始有點前傾不平衡。到了量產版這樣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加上後屁股的輪廓變得很值很高聳,原本在概念車上的的凹凸立體輪廓都不見了,更是讓後試圖顯得體量變大而且缺乏層次和動感。從”比例”和”輪廓上”就開始產生了問題。

接著看我們看車為圖案設計所呈現的體量和細節上的差異。FriendMe 體量還算簡單,中間有個很明顯的飽滿主體橫貫,迴旋鏢尾燈圖案大致還是呈現一個像中央集中的方向並感覺是”放在”中央體量上的細節特徵。下方後保的立體感很棒,體量小於中央體量不少,牌照區的設計置於這小體量上也沒有衝突,兩側的八字型回鉤特徵在當時也還算是流行,凹凸立體感很好,感覺整個車尾設計協調平衡並且很有特色。

到了 Lannia Concept版本時,可以開始感覺到設計師要開始包覆後保險桿結構開始凸出了下面的體量,幾乎都已經跟中央體量結合一起,勉強有個凹凸起巿區分上下而已。背門開線變寬變低符合開口需求容易理解,但最關鍵我認為是牌照區的調整,它被提高並且剛好放在原本中央體量的特徵線下,某種程度的破壞了中央體量的可讀性和完整性,原本很乾淨簡單的車尾一下子就變得有點複雜了。到了量產版本,由於又得安置牌照燈和尾門開關機構,上面不得不在切割出一塊小飾板來,以至於車尾又更加複雜了。

還有尾燈圖案的調整,概念車的發光區域過小,時在很難滿足這種成本較低的車款設計配置傳統燈泡行的反光機構,所以比需得調整改大,而且還不止大一點,是大很多點,導致尾燈圖案的總體趨勢從原本向內傾斜集中的趨勢,一下就變成向外傾斜的走勢。感覺原本小小有特色的眼神,一下子就變成了八字形的哭喪臉,加上牌照周圍的”法令紋”,車尾的神情下就”冏”了。雖然說我不認為車頭車尾的圖案設計都該把它類比人臉表情來探討設計,但不得不說一般人對於”表情”的理解相當直覺,也很容易產生聯想。設計師要完全做到無臉(face less)中性的圖案設計實在是不容易。

比例>輪廓>體量>曲面>細節,圖案設計我把它看作是”細節”設計的一部分,通常要放置在最後再來討論和檢視,做設計的時候也是最後再來考慮。然而一般的消費群眾的在觀看解讀汽車造型的時候卻不是這樣,他們最容易也最直覺地看到這些圖案設計,一眼就看到圖案所呈現的表情。所以你可以經常聽到一般人說”這車看起來好兇”,”這車看就有點倒楣倒楣”,或是”這車一眼看就帥氣”,這些評價其實大部分說的都是汽車上的”圖案”設計,對他們來說,這些就是設計的全部了。那些比例輪廓體量他們是看不出來的,有時候能感覺怪怪的,但沒辦法明確描述出來。這也是專業和非專業人員的最明顯區別。

我總跟自己說,如果你是專業設計師,你就要訓練自己像個專業人員那樣的評價汽車,但也要懂一般人如何看待和評價汽車造型,而且要想辦法讓這兩個世界之間的語言能夠溝通連接,不至於雞同鴨講。而我也更期許設計專業人員,甚至是那些喜歡說車寫車的專業汽車媒體人,提到造型不要老是只會說流線型,流線型年代早就過去好久好久了,現在應該算是雕塑感年代。專業就是要言之有物,能夠用心觀察,看車賞車更要”讀車”,才能讓自己的專業素養獲得提升。不只是瘋狂地大量背誦各種汽車品牌型號,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最後不免還是嘗試性的P了下量產版的車尾設計,我總感覺要保留中間主體量的完整和簡潔,試試看如果把牌照區整個移到後保下方會不會變得比較好些,尾燈的圖案或許也能在加以微調,哀~ 這真是設計師的壞毛病….

關於 Lannia 這款車有延伸閱讀影片連結,也有更多NDC團隊日常工作的畫面。NDC設計中心在今年南遷上海,許多當年的同事也已各奔前程,北京的studio已經關了,回顧這些影片讓我心中再次想起當年在望京的點點滴滴,每個地方每個人都是珍貴的回憶。NDC或許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樣子的,但是以前未必就是最好的,向前進是必須的,我相信他們會繼續堅持,越來越棒,祝福所有NDC小伙伴! 么么哒!

更多影片…
Nissan Debuts Lannia Concept in Beijing
Nissan Lannia 2015


廣告

5 responses to “Review Nissan Lannia

  1. 跪謝Bo大的分享!這想專業讓我興奮的原因除了愛車成痴外,就是一群人共同參與接生出一台車的過程。“不管有沒有被選中,只要這個小寶貝身上有我的一滴汗,每每看到他就會想飛吻它。” 這是我想追求的生活哈哈。雖然對現在菜到不行的我來說,應該要想破腦地找出新的體、畫出能看的比例,但還是因為小時候跟上YNDC的年代,對日產中國的發展很感興趣。對於藍鳥這台車的觀感,我認為他是Front end最美最有概念感的 V- Motion,很驚訝地新leaf既然還沒有藍鳥帥,海外的March則是很像藍鳥的近親。
    說到老規矩成了絆腳石,好奇台灣車廠畫內裝,會不會逼設計師把多連桿也一起畫進去(哈哈哈當然是不會,好幾次去展間坐上後座正要往後享受視野的時候被煞了風景)
    新的軒逸申報圖已經爆光了,整台車的比例感覺一別以往,反而有一種四門coupe的感覺,車尾跟Q50感覺有那麼一點呼應,好好看喔!就像是開Bluebird Sylphy的人,總是很自豪的指出Front end有跟G37相似的神韻,看了之後好興奮啊!這樣子更期待看接下來的藍鳥,日產中國會怎麼樣處置了!不過還是要來認真學習該學習的哈哈哈。其他的問題,我覺得可能太不入流了,類似想知道你對台灣Big Tiida、 Super Sentra 自行小改款有什麼觀點? Super Sentra改得不輸國際版呢(主觀地撒花)不過這些問題似乎比較缺乏學習相關。

    這一篇文,對我來說是一個大大大禮包,真的直飆腎上腺素地在看,成長中很少遇到可以討論這類議題的同好。把我從13.14年看到藍鳥後,心中的澎湃都宣洩出來了!(見笑了,當年也自以為是的亂p一通,牌照那邊也跟大神一樣想移到下面,說到激動處才發現,全部都刪掉只剩這張回歸兩廂了 https://imgur.com/ROhIGi4 之後看到Grand Lancer手也很癢 https://imgur.com/22Hroht 塗一塗突然發現自己功力根本不夠,還是乖乖學習吧! )
    真的非常感謝BO大分享,也抱歉勞駕大神了!努力學習等到有昭一日可以跟BO大當面對話!新年快樂!

    • 這篇留言沒問題,我想就直接留這篇吧!是吧!
      你還知道YNDC呀! 哇哇! XD
      恩,因為Micra開發的時間點跟Lannia很近,多少會想要有同一家族的感覺,是刻意做得很像的。
      關於你提到台灣的車廠,可能是因為實在離開台灣車廠有段時間了,有點脫節了,也不太好說他們現在變怎樣,但我猜是跟以前差不多一樣幾乎沒變拉哈哈:P! Big Tiida、 Super Sentra是台灣自行小改款嗎?是說前後保的改款嗎? 據我所知台灣已經沒有設計團隊在做日產品牌改款了吧? 以前還有YNDC,現在應該都是回到日本總部做,然後就是在裕隆工廠生產而已吧? 裕隆日產只負責銷售沒有研發了。其他我實在不太清楚,你可以分享一下你知道的:)。
      也謝謝還分享了自己的作品,P得挺逼真,我一下以為是真有這車款,不錯不錯!
      果然拋磚引玉是有用的,鼓勵有志青年一同交流! 🙂

      • 恩,是用前後保的改款而沒有跟上國際版規模比較大的小改款,不過我其實也只是觀察出來的,對實際上的內部運作一樣沒有頭緒。真的學習這一行之後慢慢發現比這些值得關注的有太多了!我會繼續努力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