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a Futuron Concept SUV

紀錄一下這台概念,不是因為它的設計有多屌,而是我必須直言不諱它"涉嫌抄襲"。下面是比較圖,我認為它的造型主題設計( First read of design)過於接近2015年的PEUGEOT Fractal Concept。

如果你是行業內的,不需要我特別的描述,只要對照兩者一下就能判斷何謂"雷同",何謂"涉嫌抄襲"。因為你的大腦自動追溯這些型態產生時的開端和過程,你會知道一開始肯定是有個設計師畫了張草圖"非常接近"這個造型,然後經過三維數模、立體油土模型,接著加上材質紋理塗裝一步一步變成現在看到的樣子,它是一個耗時幾個月的漫長過程。而令人不解的是這樣的草圖會被畫出來、挑選出來,然後再進行立體化的過程中,竟然沒有人指出它過於接近某個已經存在的作品,然後讓它公諸於世,設計師、主管總監、參與此項目的設計團隊人人都有責任問題,設計師不懂迴避, 主管、總監不關心其他車廠或市場上的其他作品,設計團隊間缺乏開放的討論風氣,得過且過覺得事不關己,思索一下各個環節就能從中推測出團隊的真實氛圍和能力。

看看上面這張草圖推斷,當時應該就是挑選了中間的設計主題,一個放射狀的發散(或說集中)的曲面造型語言,這樣的設計我最早是2015年加入Peugeot上海設計團隊後,在內部的提案圖裡見到的,在此之前汽車造型語言對於尖銳鋒利的三角、銳角造型多是排斥避免的,因為有一種缺乏安全、危險和過於突出的型態語言暗示。就像在更早些年對於"凹面" (negative surface)造型所產生的顛倒光影不優美的論述一樣,有一定程度的保守態度和刻板印象。

然而當時的Peugeot巴黎的設計團隊已經相當大膽,走在挑戰固有印象的前端,幾位設計師已經在尋找更新穎的造型語言來為這個法國品牌建立前衛優雅的獨特美學。那時候已經能經常看到下面這幾張圖片來輔助呈現設計師的型態實驗。(現在還能在許多學生的作品中看見類似的參考)

然而這樣的"尖銳發散"狀的造型的確不容易執行運用在汽車外觀造型上,理解曲面幾何構成或三維建模的數模師應該知道為什麼不容易,因為這樣的造型沒辦法透過合理或理想的"四邊建面"的方式構成曲面造型,鋒利的角落也無法在之後導圓角,縱使導了合乎量產製造加工值得圓角,造型就會失去這種鋒利的效果,無法維持設計的初意。

那設計師怎麼透過不斷反覆嘗試,然後克服問題讓這樣的想法實現呢? 咱們看看Peugeot設計師的努力吧,2015年的概念車 Fractal Concept 第一次將這樣的"三線聚集"的型態轉化成一個"拐角"造型(也就是文前提到KIA的抄襲造型主題),下面的過程草圖和工作模型照片清楚地記錄了這些轉化的過程。後來緊接幾年的概念車上都能看到類似的造型手法,2016年的 L500 R HYbrid Concept,2017 Instinct Concept都能在側身主題上看見一條鋒利特徵線在末端發散開融入後翼子鈑的造型。多說一句,這種相似才叫"雷同",相似的型態概念但有手法上的差異,在同一品牌中延續更沒有抄襲一說。到了2018年的 E-Legend Concept,原本匯集的三條線除去了一條變成圓角,形成另一方向的拐角造型線,其實也是一種相對成熟並且能多被接受的手法,個人認為Peugeot應該會將此套用至後續的量產車型上面。

提到量產,不得不提到2019款的2008,因為它其實也早在2014年就在嘗試類似的造型主題了。雖然無法確定下面這張設計師 Sandeep的草圖是不是真的當年過程中的提案圖,不過在我有印象的記憶中,他當初針對P24項目的設計提案在一開始的確就是這樣的主題,並且一路走到最後成為量產造型,他一直是PSA巴黎總部的設計師裡面相當具有創造力和執行力的設計師。甚至我認為15年的Fractal的造型主題是受到他的提案所影響的。因為回推時間點,兩部車的提案時間非常接近,只是量產車做了四、五年之久才面世。

好啦,借題發揮結束,文末繞回本文主題,並非我特別痛恨抄襲,而是覺得必須時時警惕,正如同我在這篇 BYD E-SEED CONCEPT 文章裡提到過的,設計雷同難免,但設計師得盡力避免,否則就會像少數設計案例一樣,過於雷同到涉嫌抄襲的提案或作品,團隊的努力很可能就因為這瑕疵而被全盤否定了,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後續的設計討論沒法聚焦它的創新部分,譬如大膽的車型,前衛的動態燈飾設計,只會讓人聚焦在抄襲的部分,是不是得不償失呢?

回頭看看Peugeot給我們做出的完美示範,從設計師大膽創新的實驗精神,到型塑品牌獨特造型語言和前衛形象的產品美學操作。真正值得我們學習的不是那種複製貼上的速成法,而是一步一腳印的踏實精神,或許你說這樣的精神費時費力消費者看不見,但是如果你將時間軸拉長拉遠就能發現,這些優異的設計團隊是靠這樣的特質在歷史的洪流中屹立不搖延續至今,團隊中蘊含形成的創造力模式和能量是複製不來的,因為優秀的地方才能吸引優秀的人才,人才協作,物以類聚,那種速食成果只要關鍵角色消失,能力跟著消失無法永續經營。市場榮景時速食看似反應迅速成效過人,但若到了市場萎靡之時想要生存下來,考驗的就是團隊裡頭真正能夠抗壓防腐蝕的實力。車廠如此,團隊如此,設計師本身更是如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