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M4 Concept Iconic Lights


廣告

My Special Day with Jenson Button


skySPORTS企畫了一個特別節目叫做『My Special Day』,專門安排病童與心目中的運動明星偶像見面,第五集的主角便是罹患罕見肺泡功能障礙的13歲病童Morgan Gwatkin。

他的肺部功能異常,僅有常人20%的肺換氣功能,並且可能需要一個雙肺及心臟移植手術才可能存活。
Morgan Gwatkin:『我必須坐著輪椅,因為我不能輕鬆地走出去呼吸,因為我的肺功能只剩下25%能運作,也許你從我房間走到另外一個房間只是呼吸幾口氣,但如果我這樣做,我會咳到滾在地上。』

而這次Morgan Gwatkin被選為本集的主角,將安排他到McLaren技術中心參觀。
Morgan Gwatkin的父母興奮地告訴製作單位:『這將會是絕對的驚喜,因為F1是Morgan Gwatkin的最大的興趣,他是McLaren車隊的粉絲,而Jenson Button更是他的英雄!』
參訪當天,McLaren領隊Martin Whitmarsh 在門口迎接歡迎Morgan Gwatkin的到訪,並給他一個絕無僅有的導覽行程。

Martin Whitmarsh:『我們只是普通的人在這裡工作著,這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築,但讓我們確保今天是Morgan Gwatkin一個難以忘懷的日子。』
從獎杯櫃,到車隊的F1賽車研發區,Morgan Gwatkin被授權可以全區參觀,甚至一些攝影機不能進去的區域,包括參觀2014 McLaren新賽車以及車手Kevin Magnussen在練習模擬器的情況。
然後Morgan Gwatkin一整個下午的時間都與他的英雄Jenson Button在一起,Jenson為他詳細介紹了自己2013的F1賽車。

Jenson Button:『昨晚他才被告知可以來McLaren總部參觀,這對他來說實在像作夢一樣!我必須說,這個地方是驚人的,尤其是對Morgan Gwatkin來說,因為他知道這麼多關於這項運動的枝枝節節!真的很高興看到他臉上燦爛的笑容,很高興地看到他在這裡,我真的希望他有一個很特別的日子。』

看著Button的方向盤上那麼多複雜按鈕,Morgan Gwatkin經歷了一個與Button閒聊的週日下午,而且是坐在駕駛艙裡,與一個冠軍車手聊天。

TWDW 2013

TWDW

小熊跟我說,台灣設計師週已經是第七年了,展覽在小熊多年的堅持促成,還有那一票熱情不滅的設計師們,儼然已經具有國際級的規模。想想我也差不多離開那個圈子有點久了,(話說我似乎也沒真的踏進去過…)根本是個外行。看展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很容易忽略了那些有心的小點子,因為它的樣子實在不吸引人,聽到人家說這不錯,仔細看了一下還真有趣。但有些東西還真實在看不懂,想說自己腦袋太淺了,走近一看旁邊的小牌子說明,更是讓人一頭霧水。內容的玄妙,回想起自己當初不想讓人搞懂、故作高調的作為完全相同。真他媽的矯情。

因為極度的想讓自己感覺還是屬於這裡,認真地尋找牆上熟悉的臉孔或姓名,但眼前這些人,實在沒一個認識的,好不容易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子,結果是那個當初感到極為討厭的設計師,靠杯!我實在太失敗了!我徹底脫節了。失落的心情馬上轉變成了忌妒。有個年輕設計師熱情地開始想跟我解釋他的設計理念,我的嘴角還有微笑,但是兩秒後我的腦袋就開始放空了。後來內容真的記不得了,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聽到他說「傢俱就不再只是傢俱了!」,心裡一驚!這不是十多年前,新一代最喜歡出現的經典台詞嗎?沒想到當今還是流行著…
趕羚羊! 不是傢俱那是什麼?! 實在對不起! 我我精神已經有點崩潰失禮了! 就像成功嶺的起床號在我耳邊猶然響起,不好的回憶在腦海裡盤旋!!!

還好,下午救世主小熊總著急人出現了,果然是宛如福音般地出現,打電話給他讓我獲得了救贖!我還是喜歡他的優質導覽沒有過多的綴詞,在他身上沒有一絲設計師的為了自抬身價的桀驁不馴,或是為了駐足高處的矯情做作。他看待展覽的高度顯然不同,他所歷經的面向和廣度也令人佩服。幾年來不同領域的此消彼漲,樣貌轉換,是他覺得感觸最深的。他果然是在這片土地上打滾多年了,設計師週算是在他的”教義”下深根發芽了。他在我們心生質疑或退縮逃離的時候堅持繼續。我知道他的親和和謙虛是上帝給他的,他的堅持和毅力是他自己努力來的。還好,我知道台灣還是有不少像他這樣的設計師活躍著,或是默默耕耘著。我的家鄉還有未來~Q..Q~

這次有幾項展出讓人印象深刻,祥業工業這個老字號的折凳工廠,創二代接手後推出一系列優質的座椅設計根本就是國際級;MAN2MAX的燈具走出自己一片天;ASUS產品不咋地,但展覽作品高出一個水平,相當有質感;分子/分母的作品不多但還挺切題;還有柒木設計的燈具結合新舊,故事鮮明型態又美觀。

 

今年的設計師週還是蠻好看!如果同樣的狀態它展在先進國家你肯定贊不絕口了。因為白花花的小朋友和jetlag總是讓人覺得外國屎比較香。看看國外你就會感覺到,在台灣像這樣的展覽的確太少,如果你跟我一樣曾經質疑這樣的展覽的社會價值在哪裡,設計師汲汲營營的意義和目的在哪? 現在,雖然還沒有明確的解答,但是時間似乎又讓它在這個未明的時期,清澈了許多。它一點一滴累積的規模,和社會大眾的對話增加了。它顯然有了那麼一些影響力。縱使你覺得它仍不足以代表所有的整個台灣的所有領域的設計圈、設計文化。但就像胡佑宗老師曾經回答我的,他說「這就是台灣設計的現況,讓我們靜觀其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