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畢業了

又畢業了!!!

這一次,很可能已經是最後一次畢業了。
在台科大的兩次畢業典禮,身旁的朋友同學些許相同些許不同,
不過心情是很接近的,又是一結束與開始並存的交接點。
這一次結束的成分添加了許多,包括各式各樣的結束,沖淡了開始的刺激與興奮。
唯一沒有改變的是,我決定繼續走著設計這條路子的固執,還沒有變心。

昨天夜裡,一部簡單的電影讓我流了三次眼淚,描述著一位身處偏遠地區的男老師,
原本一心一意想要逃離那個與世隔絕的邊境,面對著即將關閉的校園,
卻不經意的與全校僅剩的五個小學生建立深厚的情誼,
從那群小孩子的身上見到了到真誠與勇敢,感覺到自然簡單的快樂,學會珍惜。

或許上天有意無意讓我在離開學生生活的前一刻,將生命中對於學校的所有記憶片段,
零亂拼湊地出現眼前,有意讓我懂得回憶懂得珍惜懂得感激。
回想起我生命中的老師,雖然談不上電影裡的感動深刻。
但仍很慶幸我所遇過的老師,他們盡心盡力地扮演著這個辛苦的角色。

從小學國中高中一直到現在大學和研究所,當身處於不同階段時,
面對老師的態度也不同,或許老師面對你的態度也不同。
從原本那種威嚴崇高必恭必敬的態度。到現在凡事溝通協調互相體諒的關係。
究竟是我長大了還是時代改變,有時候還真搞不清楚。

當然也曾經稍微多念了幾本書,就開始瞧不起老師,開始想要挑戰老師了。
以為自己很快就能超越他,認為他們的成就與經驗都已跟不上時代的腳步。
還玩笑的說著只要會出作業就可以當老師了,懷疑他還能教導自己些什麼?

一直到念碩士班這兩年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單薄,
不僅從小到大的常識和知識都還給了以前的老師,
就連目前所唸的書還不到現在老師的十分之一,
所有的無知都因為自己的眼睛超小,只看得到井裡面的天空而以為世界那麼丁點兒大。
所有的自滿完全來自於自己的無知。
就這樣憑什麼覺得自己經準備另一個開始?

教育真的是一件相當神聖的工作,因為教育所影響的層面超乎想像,
一個想法一句話甚至一個字,很有可能改變一個人改變全世界,想想我的老師,
謝謝他們辛苦了!

想想自己若要成為老師,是不是真心願意奉獻,
能不能承擔這份上天所交付的使命,而非因為這份工作是父母心中的鐵飯碗…

廣告

Oscar Niemeyer


這老頭是誰阿?!
本文轉載自日經BP社電子報

【日經BP社報導】 頒發給世界優秀藝術家的高松宮殿下紀念世界文化獎(日本美術協會主辦)第16屆的5名獲獎者於6月8日揭曉,96歲的建築業巨匠、巴西的奧斯卡·尼邁耶爾(Oscar Niemeyer)獲得殊榮。

奧斯卡·尼邁耶爾(Oscar Niemeyer)1907年出生於巴西裏約熱內盧市,96歲高齡仍活躍在設計一線,其作品遍佈祖國巴西及世界各地。他與建築大師盧西奧·科斯塔 (Lucio Costa)、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等於1943年共同設計了原教育衛生部(裏約熱內盧)、1952年設計了聯合國總部(紐約)。50年代後期在巴西國家項目之一、新首 都巴西利亞的建設中,一手設計了總統府、國會大廈、最高法院大樓等主要建築物。他擅用曲線,獨特的構思經久不衰,近年來還在里昂郊外設計了尼泰羅伊 (Niteroi)現代美術館(96年)、在庫裏提巴設計了尼邁耶爾(Niemeyer)美術館(2002年)等。目前正在構思越南河內迎賓館與里昂的海 中博物館等。

其他獲獎者分別是:繪畫類由德國畫家喬治·貝塞利茨(Georg Baselitz,66歲)獲得、雕塑類由美國的布魯斯·那耳門(Bruce Nauman, 62歲)獲得、音樂類由波蘭現代音樂家剋日什托夫·彭代雷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70歲)獲得、戲劇·電影類由伊朗電影導演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Abbas Kiarostami,63歲)獲得。

5名獲獎者於6月8日中午在柏林日本大使館召開的宣佈獲獎者記者招待會上首次露面。頒獎儀式將於10月21日在東京元赤?的明治紀念館舉行,常陸宮總裁將向5名獲獎者頒發獎章,理事將向5名獲獎者頒發15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15萬元)的獎金。


巴西陸軍總司令部 (巴西利亞,巴西)


大教堂 (巴西利亞、巴西)


國會大廈 (巴西利亞、巴西)


普拉納爾托宮(總統府) (巴西利亞、巴西)


象徵坦克雷多·內維斯(Tancredo Neves)自由與民主主義的先賢祠(Pantheon)(巴西利亞、巴西)


尼泰羅伊現代美術館 (裏約熱內盧近郊、巴西)


奧斯卡·尼邁耶爾美術館(庫裏提巴、巴西)

常常覺得自己缺乏對長輩的尊敬
雖然在撘公車或捷運的時候還懂得禮讓
不過仍然必須承認
正值人生起點傲岸不群的年輕時期
的確是目光短淺缺乏虛心

Oscar Niemeyer 的作品令人訝然
如同許多終身致力於思考創造的設計師
他們的作品成為經典歷久不衰
時間歲月所換取的經驗領悟知覺而成直覺
在每一次的表達裡直接深刻
這是設計創作最不容易的態度

和一位建築師交談
不難發現在他眼中的寬廣視野與宏觀意念
同時被他尖銳細膩的思緒刺激的渾身不對勁
那是決然不同的琢磨與結構鋪陳
無關於存在的價值與否
而是時間所成就的感動…

誰讓格子不見了



本文出自2004/5 CHEERS雜誌44期 封面故事:6年級大吹國際風
文:吳韻儀


克里斯多福‧貝里(Christopher Bailey),是BURBERRY的創意總監,也是時尚圈的話題人物,大家對他是羨慕又好奇。
貝里,在英國約克夏鄉間長大的30歲大男孩,突然冒出頭來,被網羅去重新打造英國最經典的精品品牌,沒有幾個人能有這樣的機會與空間。

爬 上層層樓梯到了貝里在倫敦BURBERRY總部頂樓的工作地點,立刻會打從心底發出一聲「啊!」豁然開朗。一層樓的空間中幾乎沒有隔間、也沒有擺設,明亮 又寬敞,除了布料、設計、音樂,就是由整個屋頂天窗高高灑下來的陽光,讓人覺得好像知覺感官都開始恣意的深呼吸、每一寸皮膚都暴露在倫敦當下的變化裡。這 在被歷史層層包裹的倫敦市區中,尤其難得。

「我喜歡感覺每一天,」貝里站在陽光中說明他對空間與工作的看法,「我認為設計師的角色是要了解大家此刻的情緒、表達當下的心情,而不是設計沒有感覺、可有可無的衣服。」

乍 看之下,貝里並不起眼,個子不高、身材偏瘦,但是他一開口就顯露出不同的吸引力。雖然貝里長年在倫敦、米蘭這些繁華的時尚大都會工作,但是他說起話來卻是 出人意外的樸實與親切,用日常的語言分享生活中的感覺,完全不像時尚人物喜歡用華麗、甚至難解的辭彙,硬是要劃出難以跨越的距離。

寫散文的設計師

這也正是貝里的設計獨特之處,除了現代、時尚,他還像個寫散文的設計師,讓BURBERRY呈現出更多樣的英倫生活點滴。

英國人愛花園,他讓粉的、紫的、藍的花朵飄上圍巾、印上裙子,像是記憶一個最美麗的英國花園,讓人心動;英國陰晴不定的天氣是惱人的,他把吹飛了的帽子畫在風衣上,把大大小小的雨點打在衣服、皮包上,就像講述一個午後的小插曲,讓人莞爾。

貝里的設計變化出新的BURBERRY印象,成為熱門話題。大家都說他成功的以現代的手法展現傳統,創造出既時尚又樸實的設計,讓BURBERRY變得更容易親近,這也讓他自己名列《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年度最佳創意人。

大家會給貝里這麼大的肯定,也是了解他要扭轉BURBERRY的印象是極大的挑戰。既要傳統又要現代,既要雅又要酷,被時間明白阻隔的兩個端點,硬是要一體呈現。但是貝里有他自己的方法。

每 一天,貝里都走哲麥街(Jermyn Street)去上班。位在熱鬧的皮卡地里商圈中的哲麥街,是倫敦最傳統的紳士精品街,兩旁林立的盡是百年老店,只要你細細品味,不論是訂做襯衫西服的、 手工縫製鞋帽的、還有調配香水沐浴品的,都可以激起你對傳統精緻生活之美的嚮往。「就像閱讀一樣,」極愛看書的貝里解釋,總是讓人找到重新呈現歷史的感動 與角度。

「我就像掉進BURBERRY150年歷史的小 水滴,」貝里帶給BURBERRY的改變雖然一再得到好評,但是他卻非常謙虛,而且非常珍惜。他愈是忙、愈是累,就愈是提醒自己要從大處著眼,「我進入自 己所尊敬的公司、做自己所喜歡的工作。我好幸運,我一定要好好享受這一段工作經驗。」克里斯多福‧貝里,真是令人羨慕。

你在加入Burberry之前是Gucci的設計師,那也是Gucci備受矚目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如何看Burberry這個品牌?如何看待這個工作機會?

他們第一次與我接觸時,我就覺得這個機會非常吸引我。對我這個英國小孩來說,BURBERRY不但是英國最英國的傳統精品品牌、又是世界各地都很熟悉的品牌,很有吸引力,而且,我喜歡BURBERRY品牌的DNA。

BURBERRY是溫暖、擁抱群眾的公司,不會令人害怕,整個環境不是冰冷、像無菌室一樣。它的特質就是包含各色族群,不是只為了年輕、光鮮、性感的女人設計,也為專業的律師、鄉村的婦女、甚至小孩、小狗做設計。我喜愛這種特質,我也認為這是BURBERRY正確的走向。

雖然BURBERRY是個有歷史的精品品牌,但是現在離第一級的精品地位還有一點距離。你身為創意總監,要如何提升BURBERRY在時尚精品的地位?

我們一方面透過廣告與嶄新的店面設計,向全世界展示我們產品的廣度與深度,另一方面是要在所有產品的設計上求進步、不斷往前推。廣告只是吸引大家的種子,品牌要得到消費者的信任,還是要靠設計,要非常合身、符合消費者生活形態、要進步。

產品設計要如何更進步?

我每天都與布料商一起開發功能更好的布料、與打板師研究新的剪裁方式,都是為了讓設計更合身、進步的努力。

此外,我們還要分析消費者,要了解他們是誰?想要什麼?對BURBERRY的印象是什麼?然後我們再用創意,把消費者對於BURBERRY的印象更往前推,要挑戰、要刺激消費者,要展現給他們看不同的BURBERRY。

例如,大家都熟悉BURBERRY的風衣、格紋,我們要保留這些熟悉的印象,但是同時也要挑戰這些印象,例如呈現BURBERRY也有時尚、童裝的面貌。平衡熟悉與創新這兩端,就是我重要的工作。

大家都認為你在平衡傳統與創新上做得很好。到底要如何平衡傳統與創新?

我們都需要有熟悉感,但是也喜歡被刺激。

我 發現大家是喜歡歷史的。我們喜歡看到熟悉的事物,因為我們每天身邊有太多的事情來來去去、變動太快,所以我們需要看到一些有歷史感的東西、讓我們找到自己 與周遭的關連,而且熟悉就是有一種美。但是,熟悉的東西看久了,我們就會覺得無聊,又想要看到新鮮的事物,所以熟悉與創新都需要。

舉 例來說,消費者到BURBERRY的店裡來,他們會期望看到熟悉的風衣、格子、蘇格蘭裙,他們需要看到這些熟悉的印象,讓自己知道是他們走到了 BURBERRY。但是,消費者也會想被刺激、被鼓舞,所以他們會很高興看到蘇格蘭裙加上了蕾絲邊、除了格子之外還有美麗的花朵。要有新鮮的東西,消費者 才會覺得興奮。

其實既傳統又創新本來就是非常英國的特 質。我想是因為我們有皇室,定下很多的禮節、傳統,告訴大家該如何行止,大家被規範久了,自然就會想要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我們好像一直就處於傳統與反叛這 兩個相互衝突的世界之間,要平衡這並不容易。我想最重要的是尊重傳統,我相信只要真心尊重傳統,就不會偏離太遠,又可以做出新的詮釋。

許多人認為你所呈現的新BURBERRY面貌,讓它變得更柔和、有表情,為什麼?

設計師應該要表達當下的心情,這才是時尚,而不只是設計些沒有感覺、可有可無的衣服。

我 一直認為設計師不只要有創意、表達美學的觀點,同時也是有情緒的。設計師應該要了解大家此時此刻的情緒、大家開始要有什麼樣的感覺、什麼樣的想法,要有能 力在大家感覺到之前,比大家先抓住那個情緒,放在設計裡。因為產品從設計到製作完成、配送到零售點,大概要6個月的時間,應該是產品送到零售點的時候,正 好符合消費者當時的情緒。我認為這才是設計師的工作。

例如,BURBERRY這一季所呈現的花,一方面因為我喜歡花、英國人偏好園藝,我認為花是代表英國人生活的一部份。另一方面,我覺得花傳達出一種正面的情緒,是展現活力、色彩、新鮮的,符合現在社會的普遍情緒。當然,也反應了BURBERRY目前公司內的正面情緒。

要如何比消費者更早感受到情緒呢?

我 想那就是一種領會(sense),要靠傾聽、觀察、要對變化敏感,要看電影、聽音樂、看看藝術界或是其他領域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是要開放、察覺。換個方式 說,就是要做個開放的人,不要有憤世嫉俗的態度、認為現在的做法就是唯一正確的做法,即使現在的做法行得通,還是要想有什麼其他方法可以做得不一樣、做得 更好。也可以說是要用更廣的角度來看事情,凡事不要用直線的思考方式、用狹窄的眼光來看。

BURBERRY現在不論在市場與評論上都得到很大的肯定。你下一步的目標是什麼?

其 實我沒有設定希望某一天能夠達到什麼樣的目標。我的目標只有一個,一直都一樣,就是尊重BURBERRY的傳統、幫助它持續成長發展,包括以非常創新、設 計導向的方式呈現BURBERRY、開發新的產品類目與新的零售點、如何與不同市場的消費者對話。BURBERRY已經有將近150年的歷史,我就像掉進 這150年中的小水滴一樣,我只是短時間照顧一下這家公司、延續它未來的發展。有時候光是想到這些就覺得不可思議,我是何等的榮幸。

所以,我期望自己享受我的BURBERRY經驗,這對我來說很重要。這份工作的挑戰性很高、需要投注大量的時間,我幾乎所有時間都在工作,我一定要享受這個經驗。

每當我感受壓力、心力交瘁的時候,我就會告訴自己要退一步來看,從大處著眼,其實我的境遇非常好,我進入自己所尊敬的公司、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我很幸運,我一定要好好享受這一段工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