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That

2007 Take That

廣告

底特律之旅

20070112_detroit_01.jpg

現在是台灣時間
20071 20日清晨5點,因為去了一趟美國底特律,陷在時差的混亂中,所以醒著。就像在飛機上醒了許多次,或者說是根本沒有睡著過。我知道我的腦袋裏面若還放著心事,是睡不著的。想著這次跟兩位同梯的同事一起去看了很棒的車展,很棒的旅行。想著心愛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公司加班。想著想著翻來覆去。從底特律的中午起飛回台灣,經過了漫長的十三個小時應該是要天黑了,不過過境轉機的大阪天不但還亮著,竟然才下午的五點左右,頓時間生理的機制適應不來,理智解釋著時差好讓他得到理解。但直覺就是那樣的還疑著整個世界,這讓我翻來覆去的幾個時間是哪多出來的?它說你已經在旅途的一開始,就穿越了時間一次,別忘了,現在已經是你出發後相隔一天的下午,而不是當天下午。別擔心,你的時間沒有不見,只是還了而已

我已經懶得去跟他計較時間的問題,只要感覺還可以,一切都無所謂了。

我喜歡這次的旅行,這次的車展。

到了底特律,看到了局部的美國,感受到一點點自由的氣息,一些些微的驕傲的態度。那是一個不熟悉美國的你我,不易察覺的態度。因為那潛藏在看是禮貌與友善的背後,不經意地從語言中透漏了出來。我們黃種人獲得的,其實是一種略微輕視的問候語不是很嚴重,但我們也從不在乎。

底特律是美國汽車工業發展的重鎮,市中心近郊有幾個早期汽車公司發展而成的鄰近城區像是北邊通用汽車公司附近的城區,以及西側福特公司所在的DearBorn城區。這些城區彼此靠著幾條高速公路相連交通著,是屬比較進步的白人地區。而成區之間由水平垂直公路綿密型成的區域,顯然居住與生活的品質差異甚大,是治安與人民素質較差的黑人地區。當然這只是一個充滿種族歧視字眼的概括劃分,但我相信在許多人的心裏亦是這樣歧視地劃分著每個地域的特型,但他們並不說出,只是表現著虛偽的自由與平等,在台灣也是一樣。

我們靠著租來的汽車,一部手提電腦,在同事用心尋找美國好的旅館、好的食物、好的購物中心以及好的汽車博物館的過程中,我們度過了每個美好的一天,最後當也順利的將工作任務完成。

在美國的三餐幾乎真的都是漢堡、熱狗、披薩、薯條、可樂等等高熱量食物,而且真的都比台灣的速食好吃。市中心之外的地區極少有大型建築,頂多就是二到三樓的獨棟住宅。這些空間的呈現完全反映在交通的狀況上,幾乎每個人出門都是開車,因為路程實在遙遠,但是路上卻不壅塞,而且多是大型的休旅車輛和貨卡,但在人多聚集的賣場中心也沒有可怕的停車狀況,是乎一切都因為廣大的地域獲得良好妥善的解決,生活只要有錢應該沒有太多的不便,所以生命必然多是自由不受拘束的愜意豁達。這點或許是擁擠的國家永遠無法改變的先天不良,只能拼了命地想盡辦法解決空間不足的問題,文化特性差異,就這樣逐漸慢慢地型成了引響,擴散到了生活的每個角落地方。

旅行總是要帶了一些簡單的禮物給一些身旁的親朋好友,這次很開心也帶了一次美好的經驗給自己,希望持續實踐每年出國一次的理想諾言。